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卿本倾城:摄政王的逃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11-28 04:42:45

卿本倾城:摄政王的逃嫁王妃 已完结

卿本倾城:摄政王的逃嫁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君挽笑 分类:言情 主角:殷婷语寒暮初 人气:

《卿本倾城:摄政王的逃嫁王妃》由网络作家君挽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殷婷语寒暮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是一国的摄政王,与她幼时相遇,他为她夺江山,弃天下,新婚之时,她却喊了他人的名字。他可以宠她上天,可以让她任意妄为,可以为她弑君夺位,就是不能让她心里有别人。他是一国之君,与她更是总角之交,他愿将江山交于她手,可她却喊他皇帝哥哥,只当他是哥哥。他只是一届平民,一个下人,却受到她的百般照顾,得到了她的心,可他,却为了权势另娶她人,后又回来找她,让她回到他的身边。他是王府世子,倾心与她,愿为她上刀山下火海,可却无奈娶了她的义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殷婷语话中别有的深意,月皎兮自然是看得出来,就算是寒暮初和殷禾还有殷夫人都听的出来。

听殷婷语提到了这里,月皎兮清丽如曦光之芙蕖一般清晰的素颜上添上了一抹笑意,拉着殷婷语手的手紧了几许,“二姐,昨日皇帝哥哥说,大哥和谨轩马上就要回来了,而且谨轩立了大功呢!”

此话一出,寒暮初俊逸的面上便多了几分诧异,表兄不是心悦皎兮吗?为何会在她的面前提起杭谨轩?

“真的吗?那便是太好了,谨轩立了大功,皇上若是再给他个一官半职,那你日后与他的日子也会轻松许多呢!”殷婷语真的是打心底的替月皎兮和杭谨轩还有一旁的杭叔杭嫂感到高兴,偏头对着杭叔打趣的道,“杭叔,若是谨轩真有了一官半职,将你们接走了,爹爹怕是会不习惯呢!”

被提了名的杭叔当即站直了腰板,面上露出了憨厚的笑意,“二小姐,大人对我杭家恩重如山,老奴是不会离开太傅府的。”且不说太傅府当初收留了他,给了他一个栖身之所,还让他得以遇见现在的妻子,更大的恩情便是殷禾让杭谨轩当殷盛煜的伴读书童,非但给了杭谨轩习文的机会,又让他有了习武的机会。

听到杭叔的慷慨言辞,殷禾点了点头,当初就是看中了老杭的这一点,他那么忠心,所以让他收留了他,让他做管家。

听着月皎兮说杭谨轩立了功,寒暮初不甚在意,这人,就算是立了再大的功,就仅仅冲着月皎兮喜欢杭谨轩这一点,夜奕珩都不可能会给他一个好差事,更别提做官了。夜奕珩是他的表兄,他了解得很,别看他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样子,人家可是做皇帝的人,心里的计子狠辣着呢。单凭看他急着给自己赐婚,打消月皎兮与自己在一起的那一点点可能性上面就看得出来。

这下对这话题不感兴趣的殷夫人就不高兴了,本来是喜欢拿着月皎兮将来要嫁给一个下人的事情嘲笑她的,可是谁能想到那个杭谨轩还挺争气的。

“哎呀,今日是婷语回门的日子,大家就不要说那些不相干的人了。”极为尖酸刻薄夺位声线响彻整个正厅。

殷婷语和月皎兮两人当即便尴尬了,为了缓解尴尬,殷婷语便随意的开口:“哎!对了,为何没看见三妹啊?”

话说她进太傅府这么久了,都没看见殷婷若,莫不是不在府上?

此话一落,殷禾无奈的叹了口气,殷夫人面上也有些挂不住,而月皎兮也将头偏向了一边。

殷婷语心底一阵疑惑,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担忧,“怎么了?三妹是不是出事了?”

“哎,那不成器的东西,不提也罢!”殷禾眸中染上一丝怒意,说罢,甩袖而去。

殷夫人见此,也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而月皎兮对此事更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昨晚殷婷若回来之后,便躲在房中大哭,殷夫人差点还以为她是被摄政王玷污了,后来听她说,摄政王一看见她就掐了她的脖子,还叫她滚。

反正那什么摄政王在月皎兮的心里就已经是个恶魔般的存在了,所以他做出再过分的事,她都觉得很正常。

……

日入时分,太傅府正准备着晚膳,殷婷语与寒暮初也该在晚膳过后会暮王府了,然而就在晚膳还未开用时,府中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常安大总管。

话说自打殿下昨日对他说他要见月皎兮之时,他便觉得此事根本就是一个难得不得了的差事,且不说那日殿下那日因为月皎兮撞到了他而要杀她,就仅仅冲着殿下因为临炎剑的事搜了太傅府还踢了殷太傅这一点,月皎兮就绝对不会再理殿下了。

知道常安又来了太傅府,那原本在房中伤心着的殷婷若那颗心如死灰的心又重新复燃了。心中猜想着,摄政王殿下果然还是在意自己的,那日一定是他心情不好,才发了脾气。于是认真的梳妆了一番,便去了正在招待常安的正厅。

正厅之内,殷禾与殷夫人一左一右的坐在大厅的上首,而常安坐在下首,身为女婿的寒暮初因为好奇常安的来意,于是坐在常安的对面,想要看看,素来不理朝政的摄政王殿下,今日派他的心腹前来所为何事。

此刻,殷婷语和月皎兮正在院中说着她们女儿家的闺中密语,对于常安前来的事情丝毫不知。

“爹爹!听说常总管来啦!”声线随着一道紫红色的身影撞进了正厅。

正当殷禾想要开口责备殷婷若没大没小,不知分寸,不懂规矩之时,便看见殷婷若脸上带着欢腾喜悦的笑容,大步的走向了常安。

而常安见状,也急忙放下手中端着的那杯正打算送进口中的香茶,站起身来,对着殷婷若作揖,“殷小姐。”

殷婷若全然不管那么多,伸手抓住他作揖的手,“是不是殿下又打算见我了?”

寒暮初闻言,心中顿时有些想笑,看着殷婷若这样子,看来是深深地被夜炎殇给祸害了吧!夜炎殇会肯见她?不是他在做梦就是她在做梦。

殷夫人也因为自家小女儿没有半点矜持,而无奈的扶了扶额。

殷禾就更不必说了,那张老脸此刻正如同龟壳一般的发绿。“婷若,不得无礼!”冷声苛责。

而沉醉在马上就可以见到夜炎殇而感到兴奋,在听到父亲大人的肃声时,当即收回了自己抓在常安手上的手,理了理自己的红衣,恢复成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常安也对面前这女子的表现感到深深的不快,幸好殿下喜欢的不是她,像她这样一个只会花痴的女人,怎么配得上殿下,更如何堪当摄政王妃?

“常总管,是不是殿下准备见我了?”充满期待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常安。

“这……”常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若是直接当着殷婷若的面,说殿下要见的人不是她,而是月皎兮的话,这样会不会害了月皎兮啊?毕竟之前他就有耳闻,殷家的大小姐和三小姐处处针对月皎兮,处处刁难月皎兮。想着,无奈的扶了扶额,天啊,他为什么要担心这些,左右殿下喜欢的是月皎兮,殿下喜欢的人,谁还敢欺负?

“殷小姐,上次之事是在下的疏忽,殿下从始至终要见的人都是月姑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