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梦回之三世情缘

更新时间:2021-09-19 00:44:56

梦回之三世情缘 连载中

梦回之三世情缘

来源:落初 作者:厚皮魑 分类:言情 主角:红莲白发 人气:

主角叫红莲白发的小说是《梦回之三世情缘》,它的作者是厚皮魑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守候,一守三世。一次相遇,一眼万年。CP大放送!鳞莲cp万年陪伴是我们彼此的情谊。三世痴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纵使坠落成魔,陷入阿鼻地狱,那又如何呢?我心中有魔,而你便是我战不胜的魔。主演:灵殇笙怜婳魂三生石畔养花魂,你是我忘不了的三生三世。红染cp一场相遇了断了我的所有未来,一段思念是你舍不下的恩怨情仇。傻瓜,所谓人间大道不过也只是我的说辞罢了。我的道在于你,我护这人间也全为你。主演:莫染红铃天之道,不可窥。人之道,又何能弃?(′▽`)ノ?欢迎各位读者老爷投票~最终的结局由读者老爷们决定![可以开后宫的捂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夜,山中仍旧是一派寂静。偶尔山谷里传来几声呼呼的风声,而后又是一片虫鸣。

在那墨色的湖水中央,有一座小小的四方角湖心亭。亭子的四周种着零零散散的几株莲花,然而现在还不是花期,只有几片青叶映照水面。

湖心亭右边的石栏上,坐着两个人。端坐着的是一个一身浅色长袍的少年,躺在他腿上的是一袭红衫的女孩。那个女孩早已睡去,眯起的大眼睫毛微颤,嘟起的樱唇里喃喃梦呓。

莫染看了那小人儿一眼,无奈地摇头笑了笑。须臾,他抬头望向了眼前那一片粼粼月光,伸出手来。只见金雾在他手上轻旋,片刻,那雾中便现出一个黑点。那黑点飞快旋转变大,周围的金雾也被其迅速吸收。最后,只见一个太极纹盘静静悬在他的手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莫染看着那轮转的黑白圆盘叹道,“古有太极,而后分两仪,两仪化四象,四象出八荒。万物重归于道,而道又该何从?”

他闭上眼,心中一阵烦闷。即便闭上了眼,那些过往仍会重现在他眼前。

他叫莫染。他来到这个世上看到的第一个景物是一个通天老树,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名为景心弦的女人。他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那个女人对另一个身着墨色仙袍的长者说的。

“梦泽不能收男徒,君长不如……”

“也罢,他与本君也算有缘,本君便收他为徒。”

随后,他的视野里走进了他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二个人——墨君长。他跟他走了,那年他五岁。

十年后,深山古林处的竹亭中。一个墨衣长者坐在亭内,手中握着一卷书卷。然而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书卷上,而是落在了不远处一片小空地里。

在那片空地上,一个身穿短袍、脚踏木屐的少年正一手扶额、一手按在面前矮了他一个头的碧衣女孩脑袋上。那女孩却倔得跟头牛一般,用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不断地向前推着少年。

“嗯呐!嗯呐!子染哥哥!梦儿也要练剑啊!”女孩咬着牙蹭着莫染的手心,嘴里大喊大叫着。

“你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小爷要砍竹子了!”莫染语气虽然不耐烦,可是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女孩一听,更不满了。一下跌在地上满地打滚起来:“就不!就不!子染哥哥快教梦儿!快点啊啊啊啊!”

“姑奶奶你安静点!我快被你吵死了!”莫染一看她撒泼起来,顿时汗颜。他看着她身上的衣服变得脏兮兮的,便伸手想把她拽起来,不料她却不识好歹,一掌朝他扇去。

“哎呀!”莫染叫了一声,一张俊脸上平添了五个红通通的手印。“你!”他气结,正想开口,这时却听竹亭处传来师父的声音。

“小染,梦儿,你们过来。”墨衣长者看着两人,轻笑道。

“遵命师父。”莫染朝竹亭鞠了一躬,随后又瞪了梦心一眼道:“待会再找你算账!”便朝竹亭走去。

“略略略!大笨蛋!谁怕谁呀!”见状,梦心也跳了起来,朝莫染做了个鬼脸。

……

莫染睁开了眼,眼前依旧是那片波澜不兴的湖面。他伸出手,将红铃的脑袋轻轻倚在湖心亭的亭柱上,又脱下了自己的长袍替她盖好。

那红铃似乎觉得有些冷了,浑身打了个寒颤,伸出小爪子向上拉了拉莫染的长袍。

“呵。”莫染轻笑一声,伸出手将她散下的碎发拢到耳畔。他看着她酣睡的小模样,轻轻道:“小狐狸,从此以后,不要再这么相信人了好吗?”

语罢,他站了起来,独自离开了湖心亭。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呵。”更声幽幽传来,提灯者冷笑了一声。飞速退到了蚕丝金棺旁。

“不能让她开馆!”狐青流见状,大吼一声。手持玉扇就往金棺冲去。

“老四!我来助你!”狐景辰挥剑,向那些死尸扫去,一下扫倒了一排。然而,那死尸本就是死物,又如何能被再次杀死呢?

片刻,那些倒地的死尸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它们从棺材周围站起来,伸出手慢慢走向二人。尽管二人奋力厮杀,那些死尸依旧不断靠拢。

“杀,不死。”狐景辰退了下来,移到狐青流身侧。此刻他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狐青流转头与他对视一眼,二人点了点头。

只见那死尸朝他们越来越近,有的手甚至都碰到了他们的衣襟。这时,只见狐青流突然浑身散发青光,那青光顺着他的手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他手中那把玉扇上。

随后只见狐青流朝着尸群挥扇。刹那间,狂风大作,风暴卷起死尸将它们抛之空中,重重地摔向远处。

与此同时,只见一道橙光似箭般射出,直直刺向提灯者!

“呃!”提灯者似乎没有料到,被他一下撞到了金棺上。她喉底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叫,她感觉腰颈似乎快被折断。

“是你?!”那提灯者摔在金棺上,头上半掩的帽檐也被翻开,露出了一张令狐景辰始料未及的面孔。

“去死!”趁狐景辰发愣的间隙,提灯者突然张开口,嘴里吐出一把匕首,直直刺向狐景辰的腹部,随后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呃……”提灯者咬牙爬了起来,冷眼瞥向那蜷缩在地的狐景辰道:“劝你不要挣扎,这短刃上涂有剧毒,你不动不会死,你一动,会死无全尸。”

“景辰!”狐青流一听这话,脸色全白了。不自觉地,手中捏着玉扇的力道不断变大,关节也因此泛白。

提灯者却没有理会一旁暴怒的狐青流,而是一步步迈向倒在地上,变得虚弱不堪的狐景辰。她伸出手拧住他的衣襟,将他拖向金棺。

“尸王醒来还需要一昧药引,听说修行了百年以上的妖是最不错的。不知道,你这只三尾狐妖能给我带来什么呢?”提灯者狞笑着,高举起青灯。灯光引领着狐景辰的血液流向金棺。“你既为妖,就算死了,也全当我在为民除害吧!”

“想的倒是挺美。”狐景辰突然冷笑一声,阴瘆瘆扬起自己已经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看向提灯者。

提灯者一愣,只听一声闷响,金棺就这样在二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开了。

“要死你也得陪葬!”狐景辰见状突然朝她扑去!提灯者顿时站不住脚跟,二人裹在一起,一同摔入那大张的金棺中!

“景辰!”狐青流一看,近乎崩溃。此刻也管不得被那些死尸咬伤,慌忙地想冲向金棺前,救回狐景辰。

就在这时,周围的死尸身体突然发出了“呲呲”的声响。狐青流顿时警惕起来,盯着它们。

只见死尸群突然各个开始扭曲起来,它们的身体扭在了一起,甚至有的已经冒出青烟。很快,刚刚还张牙舞爪的死尸群便成了一坨坨黑土堆堆砌在地。

这,是凡人眼中能看到的。

狐青流看见,那土堆上出现了很多苍白的雾状体。他虽然未去过地府,但以往游历人间时也曾碰到过这种东西。这,就是凡人口中常道的,鬼。

这些雾状体刚刚形成不久,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惨叫着被剥离躯壳。一只只鬼就这样在狐青流眼前,被剥离本体,吸入金棺。快得,连他想去阻止都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金棺突然发出了阵阵嘶吼。狐青流看向金棺,只见不知何时,金棺上已经伸出了三只青灰色的手臂。

一股浓浓的死亡之气扑面而来,狐青流脸色微变,本能地向后退去。手持一把玉扇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片刻,金棺突然诡异地“咯咯”作响。竟是自己慢慢倾斜起来!立在了狐青流面前。

然而金棺内却充盈着浓稠的黑色液体,滴答滴答地流了出来……

狐青流暗道不妙,哪有人这样下葬的?这尸体不成“湿尸”[注1]才怪!再者,这金棺古怪。吸食人血外还吸食人的精魄,怕是这尸体也是大凶之物。

果不其然,只见那棺液流尽。金棺突然掉出了两个异常臃肿的小孩子。它们全身浮肿,身体内像是充斥着什么东西一般,圆滚滚的依稀能辩出人形。

再看它们的脑袋,头发已经脱落干净,露出了黑色龟裂开的皮肤。而那两个小孩的脸上,五官等处则只剩下五个黑黢黢的空洞。

“人偶娃娃?[注2]”狐青流嘴角下抽,视线却怎么也离不开这两个小孩。他心里不由得大惊,连忙运气打通筋脉。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咯咯”声。他猛地抬眸朝金棺望去,不知何时,流尽棺液的金棺内显现了最后的那层漆黑的棺椁。而那棺椁内,空空如也……

“呃啊!”狐青流张口咬开自己的嘴唇,疼痛立刻将他激醒。他一个闪身退到棺椁旁,而正对着他的正是这口金棺的主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