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更新时间:2021-02-05 05:43:00

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连载中

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来源:落初 作者:步月浅妆 分类:言情 主角:冷汗步履 人气:

《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为步月浅妆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无虐,女强悬疑,欢迎追文!】  *  【宠文版简介】  大理寺卿之女沈莞死了。  一场冤案,二十四条人命。  同一时间,忠勇候家九小姐秦莞活了。  胆小如喵的秦莞性情大变、技能点亮,会寻凶会探案,进可剖尸,退可医人,顺带将伯母庶妹姨娘刁奴治的服服帖帖。  正踏上伸冤之路,各式诡谲大案纷至沓来。  无头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大劫案,婴孩失踪案……  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  大魔王杀人放火,大魔王打家劫舍,大魔王强抢秦莞!  什么?!敢抢深藏不露的第一名医仵作?  秦莞冷笑,“来来来大魔王,听说你不举?”  大魔王直接宽衣解带,“不不不,我是因人而举,不信你来看——”  秦莞剖尸刀一亮,“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快滚快滚!”  大魔王脱的不忍直视,“床榻和本夫都已备好,爱妃想怎么滚,就怎么滚~”  *  【正剧版简介】  内宫宠妃死状凄惨,凶手竟是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为其脱罪不成携家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绞杀于皇城之外。  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一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七年。  挟恨重生,她只求杀人偿命为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紫竹林?!”茯苓瞪大了眸子,“小姐问紫竹林做什么?”

见茯苓神色有异,秦莞眸光一转犹疑道,“恍惚想起府中有处紫竹林……却又记不起在何处……”

茯苓紧张道,“府中确有处紫竹林,在内院东北角上,可那地方是府中禁地,小姐可千万别去。”

秦莞扬眉,“禁地?此话怎讲?”

茯苓往窗外看了一眼,低声道,“小姐当知道咱们府上老爷风流多情,姨娘格外多,传闻咱们府上的二姨娘八年前就是在那紫竹林上吊死的,早前那紫竹林本是一处府中佳景,可从那之后紫竹林就成了禁地,还有人说那地方闹鬼呢。”

茯苓打个寒颤,“现在别说主子们了,就是下人都不会去那里。”

几日前茯苓便说过,忠勇候府三房家主秦安生性风流,纳了不少妾室,如今府上光姨娘就有四位,秦莞听着蹙眉,忽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茯苓见之忙拉住秦莞,“小姐快进来换下湿衣服,您的身子现在折腾不起了,五小姐六小姐真是狠毒,明知道小姐刚落了湖今日还能那般捉弄小姐!”

秦莞顺从的进了内室换衣服,思绪却未停下。

那截竹枝新绿,断口粗折,茎有紫斑,乃是紫竹无疑。

茯苓说紫竹林在内院东北角上,从东北角到半月湖那般远,湖底不可能无端出现紫竹枝,极可能是九小姐的尸体带过去的——

难道九小姐是在那紫竹林被杀的?

九小姐胆小,又怎会跑去有闹鬼传言的禁地去?

秦莞心底疑窦丛生,却没法子立刻去紫竹林探个究竟。

第一,她刚被解除禁足,跑去半月湖就罢了,还跑去紫竹林,若九小姐当真是在紫竹林被杀,此行必定会引起凶手怀疑,第二,茯苓不会让她去。

“这几日,可有人在院外窥探咱们?”

换了衣服,秦莞靠在临窗的矮榻上问。

茯苓正在沏茶,闻言轻哼一声,“多了!几日前法事还未完的时候,奴婢去院门口取吃的,厨房的刘大娘还问您怎么样了呢,奴婢看的真切,她身后跟了一群人……”

秦莞轻咳两声,“你怎么答?”

茯苓叹口气,“说起来,这府里也就刘大娘对咱们好些,我便照实说了,说小姐经过这一次虽是死里逃生了,却似乎伤了脑袋,记不清事了。”

秦莞恍然,怪倒这些日子不见凶手动静,却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只怕凶手也以为她记不清事了,从而放松了警惕。

如此倒给了她更宽裕的时间。

“咳咳咳。”秦莞想着,又忍不住咳嗽起来,她心底暗道一声糟糕,她怕是着凉了。

“就这一会儿小姐咳了好多次了,小姐定是生病了。”

茯苓紧张起来,“奴婢这就去求刘大娘,让刘大娘帮咱们去跟府里药房师父讨点药吧,只不过,只不过跟府里讨药实在贵,夫人留下的东西,没有几件了……”

秦莞听此话眉头一皱,这府里的下人便是这般在她们主仆身上捞油水?

“不能出府买吗?”

茯苓苦笑道,“五小姐和六小姐的贴身侍婢都能出府,奴婢和小姐想出去却被拦了下来,那还是两年之前了,从那时起小姐再没提过出府的事,咱们真连下人也不如。”

秦莞眸色一沉,“府门都不让出?”

茯苓颇为秦莞打抱不平的道,“小姐来秦府这几年,出府次数屈指可数,开始两年,年节祭祖佛寺上香老夫人还带着小姐,这两年却是忘了小姐似得……”

秦莞站起身来,开始为自己挽发。

茯苓呆呆的看着秦莞,“小姐这是要……”

“出去买药。”

莫说要出去买药,醒了这么多日,她也该去看看这锦州城了。

茯苓没想到秦莞说做就做,待她回过神,秦莞已穿好了披风往外走,茯苓忙跟上去,虽然有几分忐忑,可看着秦莞笔直的背影,她心底的不安散去,还有些振奋。

出院门,一路往南,又转向西边,便到了秦府家眷奴仆出入的西侧门。

还未走近,守门的门房便惊讶的愣了住。

半月湖推六小姐下水的事刚传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九小姐竟然要出府,下意识的,他们将秦莞拦了住。

“九小姐,未得夫人命令,您不得出府。”

“老夫人都不禁我足,你却敢拦我?”

秦莞一袭月白纱裙,外罩同色月白兰枝点翠斗篷,她下颌微扬,目光沉郁的看着这年轻门房,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每一个字都沉沉的砸在这门房心头。

老夫人已解了西后院的禁足他知道,可这九小姐从前一直安分守己待在自己院子里,他一时拿不准老夫人的意思。

门房犹豫着,再看秦莞,却见秦莞瘦弱的身形笔挺如竹,气势迫人,似乎他再拦一句,便是在忤逆老夫人的命令!

门房紧张起来,当即有些无措。

见他们如此,秦莞步履端容的往外走去,两个门房对视一眼,谁也不敢上前阻拦。

秦莞走出府门,一人反应过来,“快去禀告老夫人!”

话音落定,这门房抹了一把额头的薄汗看向秦莞离开的方向。

这,这是那个胆小如鼠的九小姐?

走上秦府外的大街,茯苓抑制不住激动的道,“小姐刚才真有气势,吓得他们都不敢顶嘴,小姐从前不是这样的,小姐您怎么……”

“毕竟死过一次,总不能再像从前那般无用。”

秦莞接了一句,茯苓红着眼点头,“小姐这样想真是太好了,小姐可是正经的主子,不过小姐从前可是不喜这样的,今日……”

今日秦莞已做了两件事,一,拉秦霜下湖,二,强行出府。

这两件事,都和从前良善怯懦的秦莞大不相同。

“世人就是如此,知你良善,便会变本加厉,知你凶狠,反而会敬畏退缩。”秦莞说着话,目光看向暖阳下的锦州城。

锦州在大周南部,去京城快马也要走一月,已属于边城之列,虽则如此,锦州却是南部重镇,城池巍峨,农商繁荣,秦府坐落的城东,更是锦州最为繁华的所在,放眼望去,连绵不绝的飞檐斗拱尽显锦州城的气象森宏之势。

沿着西门外的大街往前,没多时便到了一处极为热闹的坊市,秦莞无意热闹,直寻街道旁有无药铺,看来看去,却只瞧见了雕梁画栋的酒楼茶肆。

正觉是不是该换处街道,秦莞忽然发现前方十丈处的街道上围了许多人。

“小姐!那里出什么事了?!”

茯苓性子活泛,再加上近两年未出府,如今到了外面对任何新鲜事都极有兴趣。

见她满眸好奇,秦莞迈步走了过去。

刚一走近,人群中传出一个少女的焦急哭声,“我家老夫人病发了!求求哪位好心人帮忙去找个大夫来——”

秦莞眉峰一皱,进了人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