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明烛天北

更新时间:2021-09-14 17:28:44

明烛天北 已完结

明烛天北

来源:落初 作者:五九七十七 分类:言情 主角:夏逢森夏北 人气:

主角叫夏逢森夏北的小说是《明烛天北》,它的作者是五九七十七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年前的夏北,娇气、傲慢、有点无伤大雅的公主病。两年后的夏北,坚强、独立、眉眼间散漫又冷漠。院学生会招新时,盛烛衡看着夏北叼着一根棒棒糖,靠在墙边发呆。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女孩侧过头,眼神锋利透亮。“盛烛衡。”两年前的盛烛衡,嚣张、意气、肆意妄为。两年后的盛烛衡,沉稳、可靠、冷淡而又理智。盛烛衡睡眼朦胧地看着这个作威作福,一腔蛮劲的女孩,声音沙哑。“夏北,你脑子坏掉了?”瞎瘠薄写的校园文,HE。可能会洒狗血,我尽量撒个柠檬味的。新人作者,有BUG请温柔指出,作者会酌情吸收并修改。但是网络不是宣泄负能量的地方,所以禁止恶意评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这个时候,夏北感觉到一只手微揽住了自己的腰,她被带到一个散发着热气的怀抱里。

怀抱结实有力,鼻尖是熟悉的清香,一如几年前的那个人。

夏北瞬间反应过来,抱住她的人就是盛烛衡!

还没等她转头,后面这人就放开了她,然后是熟悉的声音:“注意安全,不要硬撑。”

夏北猛地回头,身后盛烛衡左手提着一袋装满了瓶瓶罐罐的饮料,右手垂在身侧。

夏北忽然感觉自己的心一软,胸腔里冲撞着不知名的情绪。

本来觉得无所谓的天气无所谓的军训也变得难以忍受了起来。

这两年她变得越来越坚强,苦累从不说出口,也渐渐地不再撒娇。

可是盛烛衡的一句“过得如何”,一句“不要硬撑”却很容易的突破了她的坚强。

几天前,盛烛衡问她:“过得如何?”

也许在他人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句很普通的问候。

可是夏北清楚,盛烛衡从来不会做这种无用的寒暄。

他会问,是因为他真正关心。

即便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所以当时盛烛衡拒绝了夏北,夏北一点不伤心。

几步远的距离外,孙明月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和他们并排走的某人忽然一个箭步就移到了女神的后面,还把咸猪手搭在了女神的腰上。

搬着一箱饮料的他用手肘狠狠地拐了齐鸣几下:“卧槽卧槽齐狗逼你看到了吗?盛哥什么时候这么积极过!他和我女神绝逼有故事!”

齐鸣的手里也提着一袋饮料,他同样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位置。

又看了看远处盛烛衡挺拔的身影。

几秒钟后他拽了拽孙明月的头毛,阴险地凑近他低语:“明月你胆子变大了啊,竟然瞒着爸爸我那么大的八卦?!回去如实招来!”

“头发!秃了!”

被他们两人挡在身后,无精打采的阮言没有看到这一幕,听两人说盛烛衡和哪个女生的八卦立马兴致冲冲地凑到两人中间。

“是谁俘获了我们盛主席的芳心?是哪位小姐姐这么牛逼?我们男神脱单了?不再属于大家了?!”

结果被两人抬手按头按了回去。

“狗东西们!我的发型!”

盛烛衡那句话以后就没再看夏北了,他提着袋子绕过夏北打算往前走,没想到夏北突然身子一软朝他倒了过来。

盛烛衡下意识地接住了夏北,他本意是想扶住夏北,没想到却被她趁机缩到了怀里。

接着他感觉到一个有些潮湿的手挤进他的手里挠了挠他的掌心。

然后是一个有气无力的女声:“我没硬撑,我好难受,你送我去伤病连吧。”

盛烛衡身子僵硬,他低头和怀里这个眨巴着眼睛恶意卖惨的女孩对视了起来。

就在夏北以为他要妥协了的时候,盛烛衡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一声,接着他放软了身体懒洋洋地抬手和教官打了个招呼:“不凡这个学生好像中暑了。”

盛烛衡又点了坐在夏北旁边的一个女生:“学妹麻烦你扶一下她。”

被点名的学妹看着如同天降的学长,晕晕乎乎地起身扶住了夏北。

夏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另一个女生接手,她刚想再说个什么,就看着盛烛衡虚点了她的鼻尖一下笑得人心里发凉。

一瞬间夏北似乎看到了以前那个混世魔王般的盛烛衡。

叶不凡带上帽子走过来看见嘴唇发白的夏北皱了皱眉,他对扶着夏北的女生说:“你带她去伤病连休息一会儿。”

于是在这一连串的操作下,夏北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生扶着自己打算往伤病连走。

她回头看了看热得出汗的盛烛衡和孙明月等人。

又看了看和盛烛衡交谈的叶不凡。

“烛衡,叶清昨天还跟我抱怨你太忙了都不给他打电话了。”

盛烛衡闻言抽了抽嘴角:“你好好管管你弟,粘人的不像个正常男生。”

叶不凡似乎也是被叶清的粘人折磨的不轻,扶额苦笑。

“又不是没说过。”

叶清是盛烛衡的发小,大学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离得比较远,回家一次很麻烦。

所以从上大学开始,叶清就变得格外粘人。

他的好朋友和大哥深受其害。

叶不凡今年已经研一了,比大三的叶清大了两岁,却比对方成熟很多。

夏北最后看了眼小心翼翼扶着自己的女生。

似乎是叫木倩?

算了,撩人不急在一时。

这鬼天气还是不要多事徒惹大家烦心。

否则徒生厌烦。

反正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

木倩把人领到伤病连,又接了杯水又要了甁藿香正气水摆到夏北面前。

这些事情都做完以后她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夏北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木倩虽然剪的是短发,但是已经完全被打湿贴在头皮和脸颊侧面,看起来很闷热。

从对方发白起皮的嘴唇中也能看出来,对方也有点脱水。

因为中暑夏北没有什么力气,她一只手托腮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轻轻勾住木倩的腰带。

感受到阻力木倩疑惑地回头,看到夏北勾着自己带到了板凳上。

夏北又从桌子上拖过来一个空一次性杯子到了慢慢一杯藿香正气水,把杯子递到了木倩面前轻轻咬字:“别着急,我看你脸色也有点发白。”

待木倩接过以后,夏北侧身瞧她,头靠在自己支撑的手上,汗水顺着白净的脸颊流下来。

轻笑轻语:“小姑娘,谢谢你。”

噌——木倩似乎听到了自己头冒热气的声音。

小,小姑娘!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称呼。

但是!

但是!

但是,小姐姐声音好酥,眼神好有感觉!

这大概就是颜狗的快乐吧。

于是被小姐姐的魅力蛊惑的木倩顺势坐在了夏北身边,拿着藿香正气水小口小口地泯着。

这是美丽的小姐姐给的,怎么能一口喝完呢?

这天上午,两人在伤病连熬过了这磨人的军训。

虽然没跟小姐姐聊上几句天,但是木倩已经一本满足地去跟陆浅浅分享自己的经历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