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何来温暖

更新时间:2021-07-22 04:49:56

重生之何来温暖 连载中

重生之何来温暖

来源:落初 作者:拾柒MM 分类:言情 主角:爸爸妈妈何暖暖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之何来温暖》是拾柒MM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爸爸妈妈何暖暖,书中主要讲述了:家破人亡的何暖暖没有死在囚禁自己的幺爷爷手上。到死的时候,她才体会到人世间里那么一点点的温暖,像极了小时候自己跟姐姐和弟弟们在阳光下的草坪上晒太阳的感觉。就是这一点点的温暖,给予了何暖暖无限的能量,让她能够有勇气,善待这个世界。这是一个姑娘的追求幸福的奋斗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何暖暖得到小灵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何先谨两口子二人知道小灵的存在。

因为小灵的存在,即便是老天几个月来一滴雨都没有下,何先谨两口子也不愁家里的鸡鸭和猪没有吃的了。

因为小灵的缘故,何先谨家里的十几头猪和上百只的鸡鸭鹅,都长得肥溜溜的。

眼看着家里的牲畜可以拿去卖钱了,可何先谨两口子却开始愁了起来。

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因为干旱的原因,山里也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下过雨了,村旁的小河早已经断流了。

村里人口并不多,大家都还相对比较单纯,对于何先谨家里的情况,大家也只以为是人家两口子争气,勤劳肯干。

这天傍晚,唐玉莲和婆母杨秀群正在家里做饭,何先谨和父亲何开文带着三个女儿正在清洗猪圈,村长杨明远来到了他们家里。

“玉莲,你爸和阿谨在家吗?”

唐玉莲见是村长来了家里,忙从厨房走了出来,端了个凳子递给他,说道:“村长,您先坐会儿。阿爸和阿谨正在清洗猪圈,应该快弄完了。您找他们有什么事呢?”

“哦,是有个事儿要跟他爷俩商量,你忙你的,我坐在这里等他们。”

这个事儿也只能跟男人说,杨明远决定等一等何开文和何先谨。

“村长,那您坐一会儿,我去叫阿爸和阿瑾出来。”唐玉莲说完,就快步往自家饲养房走了过去。

很快,何开文父子两就出来了。

“村长,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啊?”何开文走过来问道。

“老哥,是这么个事儿。村里不是很久没有下雨了吗?大家快揭不开锅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各家都出点儿力,我们去山里打猎,找些野味,拿到乡里去换粮食。”

杨明远对何开文说了大致的意思。

“哦,可以啊,你看什么时候出发,来告诉我们爷俩一下就可以了。”

何开文是个性情温和的人,像这种需要集体行动的时候,他是永远都不会提出反对意见的那个。要不然,父亲留给自己的产业,也不会被何开贵给抢走了。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你跟阿谨一起吧。”

交代完明天的时候,杨明远就走了。

“阿爸,你和阿谨没有必要去山里啊,我们家的猪和鸡鸭鹅可以拿到乡里去换粮食。而且,我们家现在又不缺粮食。”

何先谨每半个月都会去一趟乡里,都会避开父亲偷偷地卖一点粮食,何开文问起来,他也说是遇到了同学。

家里自从有了小灵,就再也没有缺过粮食。

可这件事情,到现在都还一直瞒着家里其他人。

而何先谨不知道,自己每次去乡里卖粮食,早已经被何开贵给盯上了,大山里面小麦和水稻,只有些土豆和玉米,哪里有那么多粮食供他卖?何开贵只觉得奇怪,已经悄悄地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玉莲啊,阿爸没出息,守不住你爷爷留下来的铺子。现在阿谨好不容易跟同学一起,争回来两家铺面,不容易啊。”何开文说着说着,就开始难过地流起了眼泪,而后又抹了一把脸,说道:“我们靠山吃山,大山里的东西是取之不尽的,只要我们跟村里人搞好关系,阿谨的棺材铺就跨不了。现在人家有困难,找到我们,我们理应帮一把啊。”

“阿爸,你别难过。虽然现在生意不好做,可我们一家人也饿不着,你也别担心。”见父亲难过,何先谨急忙安慰他。

“你是好孩子。哎,也不知道阿琪现在在县里怎么样了。有空你去县里看看他吧。”

何先琪是何先谨的弟弟,现在23岁,正在县里上高中,已经复读了三年,因为发誓要考上大学,家里人拿他也没有办法。

“好的,阿爸。这次下山,我就去看他,给他送些生活费过去。”何先谨回答道。

何开文父子两跟着邻居们上山并没有打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因为干旱,野猪之类的早就往无人区里去了,一群人在山上也只套得了几只野鸡。不过这也已经很不错了,起码大家都还可以沾沾荤腥。考虑到自家现在不缺粮食,回到村里之后,何先谨推了半天说不要野鸡,在杨明远多次劝说下,最后也只拿回家一只最小的野鸡。

从山里回来之后,何先谨就跟父母商量了一下,准备把家里这十几头猪一起运出去卖了,等卖了钱,再分一些跟大家,也好都换些粮食回来。他上次去乡里,就已经打听清楚了,乡里的屠夫们早就等着他家的这十几头猪。

家里人都没有反对,过了两天,何先谨就找到村长说了自家要卖猪、分钱的事情。

杨明远听到这个事情,激动得哭了起来,差点还给何先谨跪下了。

大伙儿对何先谨一家也都感激不尽,纷纷过来帮忙。一天就把十几头猪杀了,清理出来,将肉运到了乡里去。

因为之前就盯着何先谨卖粮食,觉得他家里有异常,这次又打听到何先谨家卖了十几头猪,何开贵瞬间就意识到,何先谨家不对劲。

回到家里,何开贵就跟苟玲玲说起来这个事儿。

“妈,你说怪不怪?现在大伙儿都快吃不起饭了,我也问了杨明远,村里家家户户,除了大哥家里,其他都缺粮食。这不对劲啊!”

“有这回事儿?”正在修指甲的苟玲玲两眼放光地问道。

因为现在何开贵生意做得不错,给她换了一套大房子,而且她又隔三差五地被黄仁浦滋润一番,现在正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躺在沙发上修指甲。

虽然跟了黄仁浦这么多年,可他家里还有三个儿子,家产不可能分给她,苟玲玲现在虽说也不差钱,可谁又会嫌弃钱多?所以,想到梁淑君和何开文一家过得那样好,还有富余的粮食,她就心里不平衡。

见母亲问起,何开贵接着说:“是啊。我就觉得这个事儿里透着古怪。”

“那你找个时间,回去村里看一下呗。”吹了吹指甲上的灰,对何开贵说道。

“好,我明天就先回去看一下。”

第二天,何开贵一大早就独自偷偷摸摸地回了三元村。为了调查大哥家里的情况,他在山里转悠了半天,到傍晚才接近何开文的家里。

“阿奶、阿爸,吃饭了。”

唐玉莲跟婆母做好饭,对着饲养房喊了一声。家里虽然把猪全卖了,可还有上百只的鸡鸭鹅,何开文爷俩还是得每天从早忙到晚。

“昕昕,带着妹妹们帮忙端菜、添饭了。”

喊完何开文爷俩的唐玉莲,对着房间里三个女儿吼道。

一家人吃完饭,天已经黑了下来。家里又没有通电,只有煤油灯。何开文忙了一整天,舍不得浪费煤油,在梁淑君房间里陪着她说了一小会儿的话,就回房间和杨秀群睡下了。

“昕昕,带着明明和弟弟们先去睡觉。暖暖,你来妈妈房间里,爸爸妈妈有事儿跟你说。”见阿奶和阿爸已经睡下,何先谨两口子还要准备一家人第二天的口粮。

听见唐玉莲说的话,何暖暖立马明白是什么事情。

何昕昕几个也见怪不怪,反正每过两天,爸爸妈妈就会叫上何暖暖去说会儿话。而何先谨夫妇两个,对儿女都一样,没有偏爱哪一个,所以几个子女并不吃何暖暖的醋,觉得爸爸妈妈爱她更多一点之类的。反而因为何先谨告诉他们说何暖暖生病了,要等到18岁才能好,何昕昕跟何明明在心里更加疼爱妹妹,而双胞胎弟弟何仕荣、何仕华也很懂事地没有吃醋。

何开贵已经在大哥家后面喂了两个小时的蚊子了。许久没有受过这样罪的何开贵,差点准备溜进大哥家偷偷睡一觉,等明天一早在回乡里呢。哪知道,正准备往里翻,就听见唐玉莲说的话。他觉得他很快就能够知道真相了,于是顺着墙壁摸到了何先谨的房间外面。

刚刚走到房间窗户下,偷偷往里打量,就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差点惊得叫出声。

只见何暖暖抬手将一个泛着荧光的小圆球放进了箩兜里,那个球仿佛生气了一样,居然还说了句“哼!”结果却在何暖暖一声“小灵,乖!”之后,屁颠儿屁颠儿掉进了箩兜里,结果过了几分钟,箩兜里的玉米粒儿居然跟疯了一样,肉眼可见地塞满了整个箩筐。

何开贵蹲坐在地上,强忍住没有发出声音,心里一阵恐惧之后,又是一阵窃喜。心想:“幸好还没有人发现我。”

之后,不顾大晚上走山路会遇见野兽,何开贵连夜就下了山。也是他运气好,没有被野兽叼走。

“妈,妈,不得了了!”

何开贵回到家里,才凌晨3点过。可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苟玲玲,自己的发现。

顾不得是半夜,何开贵一回到家,就去敲苟玲玲的门。敲了半天,终于惹来里面一声吼。

“你催命啊,吼什么吼。”里面传来了黄仁浦的声音。

“哦,干爹。我不知道你在,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何开贵尴尬地走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