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顾盼君颜之帝后殇

更新时间:2021-05-04 04:24:38

顾盼君颜之帝后殇 已完结

顾盼君颜之帝后殇

来源:落初 作者:醉竹流风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杜若溪 人气:

主角是小姐杜若溪的小说《顾盼君颜之帝后殇》此文是醉竹流风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沐沐,真的回不去了吗?我娶阿雪是迫不得已的。没了你,我活着还有何意义…”“可是孩子呢,他是无辜的。南慕辰,我不怨你,但也不会再爱你,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转身,那一抹翠绿在夕阳下赫然醒目,眼泪终是不争气的掉了出来,模糊了双眼。策马扬鞭,远离这俗世纷扰,却不知情归何处。身后,纵初紧紧拽住南慕辰,眼睁睁看着那抹慢慢消失的绿色身影痛苦不已。PS:新人、新书,求各位读者大大支持、呵护。求收藏、求推荐。读者交流群:348678679(进群验证码:书名或者作者名),欢迎各位进群交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皇宫里,庄太妃急匆匆去了养心殿。小皇帝南慕言今年也才二十五岁,登基不过一年,看到庄太妃进来赶紧起身迎接,庄太妃对南慕言行过礼后便把南慕辰逃婚以及沐沐进王府看病等事情全盘托出。

“庄姨娘,你先别急。你说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孩子去给辰弟看的病,然后昨天夜里连夜把辰弟掳走了。那王府昨晚有没有异动,要不然凭他一己之力是如何把辰弟和纵初二人一起掳走呢?庄姨娘再好好回想一下这段时间这个人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南慕言很冷静的分析了一番。果然是做皇帝的料。

“在王府倒是一直没什么,只那日当着众人面说让辰儿推迟婚礼,我没答应并教训了一番,当日辰儿也并未说什么。后来几日倒是一直相安无事,哪曾想辰儿怎地就被他拐骗了。我命人查了辰儿的饮食,也并未发现任何异物。言儿,自小就属你兄弟二人感情最好,这次你可一定要帮帮姨娘。辰儿他腿还伤着呢,现在这可如何是好?”

“庄姨娘别急,我先派人前往夕邱国一路追查,然后还烦请庄姨娘把那细作的模样画出来分发到各郡县,全力追缉。只是这婚期眼看着就到了,不知该做何处理?”

“辰儿留信说让我帮他退了这门婚事,会不会他不喜欢杜尚书家千金,所以才会逃婚的。可是当日我与他商议这门亲事的时候,他可没说什么啊。这儿子啊我这做娘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或许辰弟真的只是不想成婚才留书出走的,既然辰弟一心想退了这门亲事,要不就退了呢,万一婚退了辰弟就自个回来了,您觉得呢,庄姨娘?”南慕辰和南慕言自小一块玩,有心事也会相互分享,南慕辰的性子他也清楚,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只这一年多来,每次去探望都会吃闭门羹,久而久之南慕言也很少去了。

“此事我还需同太后娘娘商议,只找辰儿这事庄姨娘就只能求你了。我先去看看你母后。”说完急匆匆的往永寿宫去了。

南慕言看看一旁的小允子,又自个笑了笑。南慕辰若真的有心躲,他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就像小时候玩捉迷藏永远都是他被南慕辰先找到。可若真的是被骗走的,那还真的是有有些严重,近来夕邱细作屡次出入边疆境地,如果南慕辰是被掳走的,那说明到京都的细作一定不止一个。

“小允子,交代下去,严查京都。摆驾永寿宫”。

永寿宫内,庄太妃和张太后正在说着南慕辰逃婚和夕邱国细作一事。庄太妃很是担心自己儿子,而张太后却在思考细作的事。

“皇上驾到”门口太监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众人分别行礼后,南慕言开口说道:“母后,想必庄姨娘也跟你说了,儿臣是觉得必须严查京中,尤其外来人员。母后有何良策,此事要不要与众位大臣一道商议。”

“京中出现细作此事非同小可,必须严查。至于辰儿的婚事,现在也只能作罢了,赐婚已闹得满城皆知,如若现在悄悄退婚难免会引人猜疑,何不直接昭告天下景王爷因腿疾外出求医不知何日能归,为不耽误杜家千金的终身大事,现取消二人婚约。这样既保了我皇家的颜面,也可打消众位臣工的疑虑,妹妹觉得这样可妥,皇儿觉得呢?只是此事若真如此解决,那还得请妹妹亲自走一趟尚书府,给杜大人、杜夫人陪个礼,毕竟此事终是我皇家欠了人家。”张太后一番话解决了当前此事最大的困扰,二人均赞同。

次日清晨,尚书府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景王爷腿疾严重外出求医不知归期,为不耽误杜小姐终身大事,现取消二人先前所定婚约,钦此。”

宣旨公公说完就回宫了。

尚书府一家现在可炸了锅了,有人欢喜有人忧。杜若溪知道后欢喜得不得了,一扫前段时间的阴霾心情,拉着浅儿在房里激动了半天。

可杜明凌就不一样,女儿被退婚事小,可自个这个尚书还能当多久就不知道了。

他不晓得细作和南慕辰逃婚一事,只以为皇上下旨是因为自己,想自己在朝中兢兢业业多年,皇上居然这样对待他,心里憋屈极了。却不知后院自己女儿开心成什么样。

“小姐,现在你不用嫁给景王爷,那接下来老爷和夫人会不会又给你另指一门婚事?”浅儿问道。

“是呀,这可怎么办?我得好好跟娘说说,我还不想嫁人,免得爹娘又给我胡乱定亲。”杜若溪羞涩的说道。

“我知道小姐不是不想嫁,而是想嫁给另外一个人。小姐,是不是现在还在想他?这回他可是帮了小姐大忙了。”浅儿打趣的问道。

“浅儿,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不过真得好好感谢他。”

“小姐,还不承认,只是当日分别匆忙忘了问那位公子姓名和住址,现在想找也找不到。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在王府还是已经去了别处。”浅儿口中的公子自是说沐沐。

原来当日救人匆忙,浅儿也未阻止,后来回家后浅儿和杜若溪说了沐沐救她的过程,还亲过她、碰过她胸。

杜若溪开始是气恼大骂,后来骂着骂着却脸红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亵渎过她,更别说对方是位男子。

然后就和浅儿讨论起沐沐来,结果越说越开心,想他非亲非故救了自己不说还为了帮自己去对付性情古怪的南慕辰,心里慢慢就起了变化,现在沐沐算救了她两回,更是对沐沐刮目相看,自是从心底喜欢上了这个人。

“浅儿,给我准备针线和香料。”杜若溪含笑吩咐道。

“小姐还说我胡说,是要给那位公子绣荷包吧。浅儿这就去给你取材料去。”浅儿打趣道,然后笑着出去了。

杜若溪被浅儿说中了心思,羞红了脸。只默默回想着沐沐救她的场景,心里不免一阵喜一阵忧,也不知他现在身处何方,对自己是不是也有好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