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义道猎妖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4:44:48

义道猎妖传 连载中

义道猎妖传

来源:落初 作者:木讲 分类:仙侠 主角:杨章周烈 人气:

火爆新书《义道猎妖传》是木讲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杨章周烈,书中主要讲述了:建和元年九月,京师雒阳地震,忠直佐臣杜乔,老来喜得麟儿。梁冀祸乱朝纲,乔公狱中冤亡,昔日旧吏杨章,携婴躲命西羌。乔子杜震聪慧,结交少年董卓,助他斡旋诸羌,起势荒蛮西凉。汉庭内忧外患,民心动荡不安,邪门歪道丛生,隐修不出青山。修道之人皆私心,只顾闭门修天真,不问世间民生苦,却为真经入凡尘。睹八仙前世修行;看五老道门争雄;目杜震游历大江南北,行侠仗义、猎妖除魔。兄弟情、儿女情、民族情,悲壮坎坷人生历,气吞山河胸襟阔。心系苍生,道亦有义。群号:58003792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嘿嘿嘿嘿,这姑娘倒是极好,我便是一路尾随她来,要么你将她送与我吧。”暗巷之中走出一老者,与老妇的年纪相仿,身材却极矮小,足比老妇矮了半头;瘦骨嶙峋,青衣长袍穿在他身上就好似一件衣服套在了一副骨头架子上;脸色如被人放干了血般惨白;也不知他是否喜欢化妆,眼睑上竟有一层紫褐色眼影。让人一看,直觉他行将就木,亦或是还魂朽尸。

“有本事,你便拿去;没本事,便把你命留下。”老妇眉头一皱,瞪着青衣老者。

那老者知道不好,左手忙掐诀法:大指先点中指下节之下,开鬼厄丑门;再点无名指下节之下,开九天子门。

书中代言:掌有十二法门,功用纷繁。有些法门只能开不能封,有些法门只能封不能开,有些法门能开能封,功用各不相同。而诀法则是通过开、封法门或是几个法门的组合达成,种类更是繁多,能以千数计。这其中的鬼厄丑门主消散污秽、假象以及壮力等功用;九天子门则主耳、目、心、魂、神等功能。而先开丑门,再开子门,此诀法名为仙目诀,能去伪存真,不被迷惑。而掐诀并不是通过手指点压既能完成,而是要通过体内真气的流通完成法门的或封或开。所以这道家掐诀的功夫,首先要学练气的本事。

老者哈哈大笑,道:“你这幻术于我无用,这姑娘我要定了。”说完便向林青儿抓去。老妇急忙提杖迎上,那人快至近前,老妇只觉一股阴凉直扑面门,脑后寒毛炸起。那老者突然变爪为掌,“啪啪啪啪”接连打出四掌,四掌皆是又疾又猛,且阴冷无比。这四掌分别打向老妇头顶“百会”Xue、左臂“消泺”Xue、右臂“青灵”Xue、左肋“京门”Xue。老妇用拐挡下打向她左身的三掌,“青灵”Xue却是生生吃了一掌。右臂顿时一股辣麻,手腕一软,拐杖落地。老妇迅疾封了右臂几处Xue道,以此想要震住疼痛,不想那股辣麻竟向外蔓延,老妇也顾不得许多,撕开右上臂袖子,只见“青灵”Xue处肌肉腐烂,正冒出绿色毒水。

林青儿见状,立时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护在老妇身前。老妇道:“青儿,你不是他的对手。”林青儿剑眉一竖,道:“我与他拼命。”说完,提剑便上,身子前倾跃出,掠地飞行,突然使出一招“火凤仰鸣”,剑尖从下而上,斜刺老者咽喉。

那老者根本瞧不起她,也不做闪躲,竟双掌合十夹住林青儿的软剑,口中发出“嘿嘿”的Jian笑。老妇喊道:“青儿快退。”林青儿执拗,与老者较起力来。老者说道:“这么好的炼材,我怎舍得伤你?”双掌一分,林青儿便向后跌去。

那老妇立刻纵身上来,一把接住林青儿。老者突见老妇右臂竟已完好如初,道:“没想到你这么短时间内竟能祛腐生肌。”原来就在刚才,老妇已用匕首剜掉臂上腐肉,生出新肉。

老者继续道:“我曾听闻天下有一门道术,名为‘切道’能似壁虎断尾重生。太乙山亡阳谷林凤仙是你什么人?”老妇回道:“家母名讳岂容你乱叫?拿命来。”

老妇拿过林青儿手中软剑,同样一招“火凤仰鸣”攻去。老者立时感到此剑威力十倍于之前,不敢大意,一招“懒腰下桥”,上身向后一仰,双掌撑地,躲过此招,旋即起身。老妇飞身空中,一招“鹞子翻身”,反杀回来。老者纵身跳开,老妇扑落。未等老者转身,老妇又出一招“天丁一怒”,左手掐“天丁诀“,大指按住中指根部鬼厄丑门;右剑直刺老者后心。老者来不及逃,眼见就要毙命,不料想他两条手臂肩关节竟向后旋转,从身后发掌。那肉掌竟似铁壁挡下此剑。“啪”剑尖火星四溅。

老妇一愣,此招势大力猛,如天兵发怒,莫不可挡,换作他人,早已被戳出窟窿,不由问道:“你这什么掌法?”那老者转过身来,肩关节也自动旋转复位,发出“咯咯”的骨节声响。“你是林凤仙的女儿,人称忘尘仙姑的林妙缘?”

那忘尘仙姑林妙缘回道:“你如何认得我?”老者道:“切道一术,天下只你亡阳谷一家会的。而你刚才所用几招剑法更是出自你家绝学‘凤仙剑’,我如何认不出你?”忘尘仙姑冷哼道:“你认得我,我却不认识你。你这掌法时而剧毒无比,时而刚硬无常,你究竟是谁?”老者“嘿嘿”一笑,回道:“我这掌法名字难听,叫个‘五炼尸毒掌’,不知你听过没?”忘尘仙姑一惊,道:“你是‘鬼师’李鸿海?”老者回道:“怎么?认得我了?”忘尘仙姑道:“这两三年,江湖上出了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妖人,连婴儿都不放过,一套五炼生尸术,遇人杀人,遇鬼杀鬼,臭名远播。不过今日,你若敢打我孙女的念头,我便拼了老命与你同归于尽。”

鬼师李鸿海“嘿嘿”大笑,道:“若说臭名远播,我李鸿海怎能及你亡阳谷。我也才成名几年?你亡阳谷的恶名却是响彻天下几十年了。天下男人若是被你家女人看上了,便是难逃厄运。地上这年轻人想来也是逃不出落个骨枯髓尽、痴痴傻傻的下场。好吧,今日我便送你个人情,女娃子我不要了。”

李鸿海心里盘算的清楚:太乙山亡阳谷自林凤仙名震天下之后,单那切道一术便被多少学道之人惦记,然而百十年中却从未有人能够学去。这足以说明亡阳谷的厉害,虽然眼前这位林妙缘武功、道法远不及她娘林凤仙,但自己也绝讨不到好处。林妙缘也是不笨,李鸿海五炼尸毒掌之前只是打在自己手臂,若是伤了五脏,没个三五年的时间,甭想完好恢复。

林妙缘正自盘算,突然五个人影飞至,原来是四男一女。这头一个是位老汉,银发白须,皮糙色衰、形貌丑劣、羊皮为衣,背一竹筒;第二位中年汉子,长发长须、面目慈祥、葛巾蓑裙、仪态端庄,手持一块木尺;第三位而立之年,斯文公子、风度翩翩、赤巾赤衣,手握竹笛;第四位男子二十多岁年纪,眉清目秀、头冠青巾、身着蓝衫、绳结缚腰;第五位曼妙女子,花信年华、面容俊俏、白雪纱衣,背后一把长剑。

“李鸿海你今日终于现身。”那竹筒老汉喊道。

“嘿嘿,不死神仙孟奇川,没想到你们竟然一路追我至此。”李鸿海道。原来这位背着竹筒的老汉叫做孟奇川,绰号不死神仙。

蓝衫青年说道:“大哥,莫与他多费唇舌。”孟奇川拦下蓝衫青年,道:“你在泰山杀了我们六弟风樵子郑洪山,我们当然要为他报仇。”

“你们几个多管闲事,扰我练功,杀一个算是警告,若还要纠缠,我今日便灭了你们五个。”李鸿海冷漠回道。

“笑话。一个月前,泰山脚下连续失踪五名少女,我们泰山六仙臣岂能坐视不管?终于被我们查到是你这妖人用少**魂修炼邪术‘五炼生尸’。如你这般杀害无辜良善,正道之人见而必诛。”孟奇川道。

“昔日你们六人都打不过我,今日六仙臣剩下五仙臣,我看你们如何维护所谓正道!”李鸿海曾与他六人交过手,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我们五仙臣固然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若忘尘仙姑肯一同携手,你便毫无胜算。”孟奇川道。

“嘿嘿嘿嘿,原来你们所谓正道便是群起而攻,可笑可笑。”李鸿海说完便看向林妙缘,道:“忘尘仙姑,我方才已经说过,今日放过你得孙女。是走是留,你自己决断。”

“忘尘仙姑,正道之人岂容妖人如此狂妄?今日我们携手将他铲除,也是为天下除一大害。”孟奇川劝道。

“我亡阳谷林家从未自诩过正道之人。”林妙缘轻蔑回道,心说你们如此提纲上线,还不就是为自己人报仇。

孟奇川听林妙缘此说,正要鄙视,“哼”字刚脱口,便被中年汉子拦住,道:“大哥,人家有自己的考虑,我们何必强求?不过今日妖人放过林仙姑的孙女,他日也定会到亡阳谷内要人。这么好的练功材料,你说他能轻易放过吗?”

林青儿听了,身子不自觉一颤,紧张起来,附身看着昏迷的石岩童,心道我刚遇到心悦之人,怎能就此失了Xing命?怒道:“婆婆,杀了这个妖人!”

“哼,亡阳谷岂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的?即便是你鬼师李鸿海,入了我亡阳谷也是自寻死路。”林妙缘并未紧张。

“以我目前的修为,的确如此。”李鸿海竟然谦虚起来。原来李鸿海一到长安,便去过太乙山亡阳谷,只不过没能进入谷中。

中年汉子继续道:“林仙姑,天下人皆知你亡阳谷内全是女子,李鸿海岂会轻易放过?他便是今日入不得,等日后修为大涨,我想他也定会入你亡阳谷。亡阳谷若要逃此一劫,当下我们一起除掉他便是最好的时机。”

“笑话,修为大涨便能进出自如?你们也真是小看亡阳谷了。李鸿海,我且问你,若少女破身是否便于你练功无用?”林妙缘问道,她确实不想再打,这么多人混战,一个照看不住,自家孙女便会随时丢了Xing命。

“当然。”李鸿海斩钉截铁地回道。他心中也有盘算:马上就到月初,当下急需找到炼材练功冲关,若是忘尘仙姑与他泰山五仙臣联合起来,哪怕受些轻伤,也会耽误冲关大事。

“泰山五仙臣,自家事自己了,我亡阳谷林家不搅你们这趟浑水。”林妙缘立时抽身事外,顺便送李鸿海一个人情。她附身将石岩童身上的襁褓拾起,掷向白衣女子,道:“这娃娃送给你们。”林青儿生怕婆婆撇下石岩童,紧张道:“婆婆,不要扔下他。”林妙缘一把将石岩童夹在腋下,道:“回去便让你们两个洞房。”说完纵身而去,林青儿喜上眉梢,也纵身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