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逆封神

更新时间:2021-05-04 04:20:17

逆封神 连载中

逆封神

来源:落初 作者:张德坤 分类:仙侠 主角:朱海玄蜂 人气:

《逆封神》为张德坤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继承了纣王血统的私生子朱海,不仅偷梁换柱,改变天下,面对妖媚动人的妲己,他又巧妙运筹帷幄,正直是错,阴险有理!斗力不如斗智,斗智不如斗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盖子下方是一个并不很大的地窖。

朱海一打开那道暗门探头下去,就是一股血腥之气混合腐烂的浓重味道扑鼻而来,几乎中人欲呕。空气在这里似乎变成了粘稠的水混合着冰,冷得像死人手指手指按在脸上。想来先前外面空气里的那股难闻的气息就是从这里所传出。朱海的心神也为这诡秘阴森的气氛所慑,只是他的心中念念不忘的,便是母亲的安危,正想仔细搜寻一番,猛然间又是一阵似有若无的可怕呻吟声传了出来!

此时距离更近了,听得也最是真切,朱海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也不似先前那样惊吓,闻声辨位,发现在地窖的尽处,有一个极大的粗制水缸,上面覆盖了一个伞形的盖子,这盖子哪怕是在这深邃的黑暗里,也透出一股鬼火般的幽绿,似有若无的闪烁着,每一次闪烁,上面就多出一种诡秘的艳红,看上去既似在以心跳的方式搏动,又像是在从缸中吮吸着什么。

“这盖子……..是活着的!”朱海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忽的闪过这么一个惊恐的念头,他的手足冰凉,脊背上也有冷汗涔涔冒出,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然而那呻吟声蓦然又响了起来,这一次,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模糊语声,可以听得出来,那语声在竭力的诉说着一个字。仿佛要表达出什么焦切的意思,但就是这个举动,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说话的人已是油尽灯枯,几乎使用了浑身的力气!

听到这模糊得几乎不可以辨认的声音,朱海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一只大手攥住了似的,那种紧迫而揪心的感觉,令他只有大声狂叫才能将其宣泄出来:

“娘!是你吗?娘!”

他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冲上前去,疯狂的将那个盖子扫到一旁,他的心情是如此渴切焦急,因此根本没有留意到,在他的手与那盖子接触的瞬间,有数道微绿的光芒若闪电一般向外分散窜去,却在即将冲出屋顶空洞的时候,似不约而同的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壁,瞬间消湮于无形之中。

盖子下,是满缸腥腐的鲜红血水,水中泡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眼睛已经被剜去,双手双脚都被生生斩掉,在创处寄生出数十条幽绿色的细长触手,若蛇一般蜿蜒抽搐着,连系着被掀开在地上的那个盖子。

倘若有懂晓一些上古巫法的人在这里,便能认出来,这样将人塞在瓮中,去双手双脚双目双耳的做法,乃是一种残酷的炼制法器的手段,叫做人彘,要将用来作法的人的四肢剁掉,割去鼻子,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以暗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最后将其浸入混合了婴儿血,洪邪胆,思汗汁的大缸中,上面再用尸槐木的盖子罩上,以吸取那种怨气。

用这样可怖诡秘的方法最后炼制出来的法器叫做戮魂幡,自然是十分凶厉,不仅那股怨气毁天灭地,霸道至极,更能牵动方圆百里的鬼魂灵魄。不过因为这法术十分邪恶酷烈,须杀九十九人以小成,灭九百九十九人方大成。对用来炼制人彘的人也是挑剔甚严,所以由古至今,曾炼过的人寥寥,小成者已是罕见,大成的更是绝无仅有。

在这霎那,朱海看清了这人身上的衣物,心中原本就存在的那不祥预感腾的一声铺天盖地而来,席卷了他的整个世界。他浑身上下若中雷击,一下子仿佛精,气,神都给抽空了去!

那衣衫!

那是母亲的衣衫!

母亲没有死,可是…….现在看来,死对她来说,反而成了一种奢侈!

这时候,朱海蓦然想起先前那呻吟中混含的语句。泪水陡然汹涌而出,他现在才明白,那个字是

逃。

便是在这样的时候,母亲的心中依然装着自己,依然想让自己逃!

朱海的嘴唇剧烈的颞颥着,一幕幕往事在眼前急速回放。他紧贴在冰冷湿滑腥臭的缸壁上,心中尽是创伤后悔的痛楚,风雨里眼前尽是记忆中留存的母亲的身影!

那皱着眉的母亲,

那微笑着的母亲,

那忍辱负重的母亲!

那默默承受着一切的母亲!

那背负着一切创伤的父亲啊!

慈和微笑,

倒影深深!

不觉间,无声的朱海已是泪流满面,明白一切真相后,他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在狂喊:报仇,报仇!

在这黑暗得连光线都难以透进的密室中,可怕的巫祭地窖里,朱海的生命也若一只小船,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的感觉,他却强行的将这一切都浑然忘却,脑海中浮光掠影的闪现过的都是那些永远都不会忘却的往事,心中的伤痛也在渐渐滤过,加深,还有那一种彻底的怅痛在萦回盘旋。

“毁了他,毁了这一切!毁了这世界!”

一个声音在朱海的脑海里疯狂的呐喊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狂怒勃发,但是脑海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冷静,仿佛是精神与**被解离成了两个人,真实的朱海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是呆在脑海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而控制身体的朱海却是冷静得出奇,他面无表情的先将自己手臂上的伤势包扎好,再伸手到缸中将母亲颤抖残缺的身躯紧紧的抱了一下。

母子之间,一切想说的话,便在这一次拥抱中说完了,说尽了。

在朱海直起身子的时候,他轻轻的,轻轻的捧住了母亲满是血泪的脸,他的动作无限温柔,用指尖来一点一点的触摸过母亲的脸,仿佛要将这时候的一切深深镌刻在心中。

然后,他,用,力,拧断了,她的,脖子。

因为爱她,所以杀了她。

这是一种不惜自伤的深深残酷。

朱海的眼前发黑,他实在觉得自己的灵魂已被深深的痛楚折磨得随时都会熄灭,若不是存在于身体里的另外的一个陌生的力量在苦苦支撑着他的精神,只怕早已坚持不住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扶在了旁边的木几上,眼前金星乱冒,耳朵里嗡嗡作响,脑子里却有一个多出来的熟悉的声音在不停焦虑的呐喊着:

“小心,小心!快闪!”

朱海虽然不明白“快闪”二字是什么意思,但“小心”这话却已听过无数次。

死是一个结局,但没有死的朱海却还要留下来面对一切。他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那只盖子!

那只盖在缸上的木盖!

-邪异的尸槐木盖!

这东西已经整整吸取了七十九人的魂魄怨气,可以说已成妖物,眼下朱海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系于她身上的那九条触手也渐渐若烟雾一般消湮枯萎。失去了食物与那缸中恶水的克制,这只东西已经为一只凶灵,自然,具有生气的朱海便成为了它攻击的第一目标!

一只已经吸取了七十九人凶煞厉魄的失控恶灵。

一个刚刚年满十四岁,左手上还受重伤的孩童!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何其之大,若是一定要找出朱海此时的一些优势,那便是他此时并没有因为亲手杀母而神智崩溃,反而心中冰冷刚硬若万年的寒冰。寻常的恐惧,顾忌都被他完全抛弃,唯一留存下来的就是复仇二字。在此目标之前,任何阻拦他的事物,都会被无情的除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