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小过棋剑录

更新时间:2021-07-09 04:22:59

小过棋剑录 连载中

小过棋剑录

来源:落初 作者:傻库拉嘎 分类:武侠 主角:祁师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小过棋剑录》的小说,是作者傻库拉嘎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明明父亲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好汉,可是自己却是一个体内修炼不出内力的废物,祁小过不甘之余却也透着无奈,只得和自己家中的账房先生学学下棋闲来度日。他本以为自己的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是谁知自己家中突发变故,虽然保全了性命,但是为了不让事情继续往坏处发展以殃及到自己的老师家人,他毅然决然地决定假诈死之名流浪于江湖。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静,你看看这玉。”在共月庄内,离祁小过不远的地方,又有另一对少年少女一前一后地走着。那少女一身鹅黄色男装,十五六岁的模样,脸上还有些婴儿肥,可眼神却是一副大人模样,冷冰冰的,叫人亲近不起来。只见那少年紧跟在她的身侧,从怀中摸出一块玉佩,献殷勤似的递到了少女的眼前。

少女身边的那少年却要比她大上不少,甚至只能勉强作一少年看待,鬓上爬了点点的须,也不知是故作成熟还是自然生长如此,教两人站一起反倒不像是同龄人了。

“你看这玉,色若碧潭,亮如星眸,是块难得的好玉呀。那店家说这玉本是要进京献给皇上的,死活不答应卖予我,我为了得到它可花了不少的功夫。”那少年给少女解释起了这玉的好处。

那少女不理睬他,径直往前走去。

少年在她身后追:“古有诗云,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我便想着这玉佩在你身上,那更是再好不过的了。”

那少女白了他一眼:“我是一女子,又不是什么君子,与我有什么关系。真要说,也该是《诗三百》中的‘白茅纯素,有女如玉’才对。”

“对对对,就是这句,就是这句。”少年干笑了两声,他才疏学浅,自幼不爱读书,原来的那句也是他从道边的说书先生那问来,本想在少女面前显得读过些诗书,没想到却踢在了铁板上了,“这玉你若喜欢,我便……”

“如果是为我父亲祝寿的贺礼的话,大可以与其他礼物放在一起,不用拿来特地给我看。”少女干净利索地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不是,我是特地买来送给你的。”少年忙解释道,把玉佩递到了少女的眼前。

少女看都不看:“不用了,我不喜欢。”

少年只觉得自己满腔情谊被当成了驴肝肺:“小静,这不好歹是我的一片心意嘛,你就收下吧。如果你实在是不喜欢,那你和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我便给你置办一个。”

少女瞟了他手中的玉一眼:“你若真想送,我也不排斥便是了,只不过我想要的东西不太容易,不知道你肯不肯下得心血。”

“好说好说,只要是你想要的,什么都成,就算你要那天上的月亮,我也能把它扒两块下来。”少年见少女松了口,赶忙捉住这根救命的稻草。

少女顿了顿:“我听说这几天江左大涝,淹了不少农田,几个县的百姓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我父亲正欲差人去救济。正巧你家常于江左活动,你若要送我什么礼物,你便也开上一家粥铺,每日免费给流民们两餐白粥,如何?”

“这?”少年愣了愣,呆在了原地,开家粥铺振灾,虽不是什么容易之事,但就他的家境来说,也不是开不起,只是他如若是为了讨好眼前少女的欢心,要他花多少钱他也花得,可要他把钱拿去打水漂,那他可是万万不情愿的。

“不是……小静你去哪呀?”少女不等他,脚下急去,转眼间就走开了两丈之外,少年急追上去。

“我去找我哥哥。”少女答道。

“你找那个废物干嘛呀……”少年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话刚说出口他便后悔了,虽然外边谣传说他们兄妹关系并不好,但毕竟是她的哥哥,自己这么说怕是会惹得对方不开心。

果不其然,少女脚步停在了拐角处:“他是不是废物又关你什么事了?”

时间就像是凝固了一般了,四周安静得可怕,少女的眼神就像是刀刃一般,直直盯着那少年,少年当下也不知说什么为好,只觉得脊背上都是细密的汗珠。

“小静?你怎么在这里?”打破宁静的是另一个少年的声音,“还有……表哥?”

“哥哥。”少女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回过头来看他。

祁小过正打算到正厅去接见客人,拐过巷角没想到还能在路上撞见自己的妹妹,以及跟在自己妹妹身后的表哥。

那少年也同他们一样姓祁,单名一个宏字,与他们同辈,年纪较他们长。说是表哥,其实双方也不是很亲近,祁小过与祁静的叔祖父是他的爷爷,平常也不与他家在同一块地域活动,正逢祁连生日,他才得以祁静见上个一面。

祁宏见祁小过,脸上的表情微变,就像是见了什么脏东西一般,眼神不断躲闪:“嗯,是我,我当下正和表妹闲走,没想到还能在这儿遇见你了,真是巧了。”

“这样呀。”祁小过像是没看出祁宏眼神里的意思,低头看了眼祁静,见她那副冷冰冰的面孔,事情就已经明白个大概了。

祁宏推了推祁静的肩膀:“小静我们到别处吧,别打挠了你哥哥干正事。”他急于离开,似乎若不是因为祁静还他的边上,他一句话也不愿与祁小过多说。

“不了,”祁静说道,“表哥你先去吧,我有些事要找哥哥。”

“这样呀,”祁宏面露尴尬,呵呵干笑,对祁静说道,“那你们兄妹俩有事先谈,我过会儿在来看看。”

祁静没应他,两人看着祁宏走远,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祁小过才缓缓松了口气。

隐约间,他听到祁宏的声音:“不知是从哪来的野狗,以为姓了祁,就能做个人了?”

他指的是那市井上谣传的、言祁小过并非祁连之子的言论。

他捏了捏拳头,又松开,转头问祁静,就像个没事人一般:“表哥他又缠着你了?”

“没有,不劳哥哥操心。”祁静说话还是一样冷冰冰的,“父亲让我来催催你,让你快些,说是让客人等久了。”

“我明白的。”祁小过连点头,“我这就过去。”

祁静也不再说什么,就跟在了祁小过的身后。

一如祁宏所知道的那样,祁小过和祁静的关系其实关不好——不,与其说是不好,不如说是太过疏远了,不像是兄妹了。祁静她不太爱说话,待人总是冷冰冰的模样,对祁宏是,对祁小过也不例外,总让人觉得亲近不起来。

祁小过依稀觉得自己已经许久没和妹妹说上话了,平时也都不怎么见面,连吃饭都不在一块吃,两人此刻感觉如此疏远,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有些不当的地方。

“嗯……”祁小过便试图打开话匣,“你知道要见我那人是谁吗?”

“我这些年来从没在庄里见过他。”祁静摇摇头道,“也不像是曾经受过父亲恩惠的人,看父亲的样子,父亲对他此番到来也是诧异得紧。”

“不是父亲找来的吗?”祁小过也一惊,“我还以为是父亲又给我找了个新的师傅呢……”

祁静顿了顿,脚步也一停,但很快就跟了上来:“来找你之前我在父亲边上呆了一小会,听了会他们之间的对话,看父亲的说法,那人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很厉害是多厉害?天劫未过吗?”祁小过想了想,“不对,来过我们庄上的人,天劫未过的也不算少,能被父亲如此父亲重视的人应该远不止这水平,难不成那人是璎珞境吗?”

璎珞境要度得三劫,已经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或是一方掌门,能被自己父亲重视也不为过了。

“我估计不止吧,那人可能已经是琳琅境水平了。”祁静淡淡一句。

“琳琅境?”祁小过皱了皱眉,“别闹了吧?这天底下不过才多少琳琅境强者,这种人物还犯得着来我们庄子上吗?”

祁静只道:“谁知道呢。”

与她对话总是这样,戛然而止,再找不到半分说话的余地。

祁小过幽幽地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了,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好不尴尬。

瞧得前面就是正厅了,父亲与那客人就在里面,祁小过正想进去,却忽地被人拉住了衣角。

“嗯?”祁小过回头看她。

“哥哥,在进去之前,我能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吗?”祁静忽地问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这么问你,如果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希望哥哥不要怪罪我,也不要告诉父亲听。”

祁小过一怔:“你问吧,我决不告诉给父亲。”

“那我便问了,”祁静深吸了一口气,“哥哥你……就真的不能变得更厉害一点吗?练气境初期,实在是……”

“嗯……”祁小过呆住了,他没想过自己妹妹会问这种问题出来,又想毕竟对方是自己的妹妹,还道是在关心自己,“你也知道的,我……”

“我知道哥哥的事,我也知道哥哥其实已经花了很大的功夫……”祁静低头,不去看祁小过的眼睛,“可是有些东西,比起过程更看重的是结果不是吗……我知道哥哥现在已经很努力了,可不能再努力一点吗……再努力个十倍,二十倍……”

“你这是怎么回事了……”祁小过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我希望我所嫁的人是个盖世英雄,行侠仗义,铲奸除恶,为人所称道,是个大侠士、大豪杰,”祁静后退了几步,“决不是现在这样的哥哥。”

“小静……”祁小过想叫住她,她却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真是奇怪。祁小过看着她,在心底嘟囔,只道她在胡闹。她是我妹妹,我是她哥哥,怎么能说出嫁不嫁给我这种话来,有违人伦,真是些玩笑话。这些话若是让父亲知道,必会怪罪她的,她要我不告诉父亲,我便不告诉便是了,也不放在心上。

他是这么想着,不告诉父亲是容易得很,可是要把某事不放在心上,却是越强忘越在意。

妹妹也是恨我太没用了吧。祁小过想到了祁静。

刚刚祁宏与祁静说的话他其实也听到了一些,特别是祁宏把自己当成是个废物的那一句。

他不喜欢祁宏,祁宏一些时候看他的眼神令他很是难受,但他很多时候也不便于发作,毕竟他是家中长子,一些事情做得不好坏得是他父亲的颜面。

他一度怀疑自己并非父亲亲生这一说法便是从祁宏口中谣传出来的,但毕竟没有掌握什么证据。

不知是从哪来的野狗,以为姓了祁,就能做个人了?

这句话被他凿在了心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