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月光洒爱间

更新时间:2021-07-22 04:57:37

月光洒爱间 已完结

月光洒爱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刘洋 分类:女生 主角:小艾明白 人气:

《月光洒爱间》作者:刘洋,女生类型小说,主角:小艾明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美丽的月光照亮着大地,洁白的月光照射在人的身上就如同爱情环绕。每个人都会在特定的时间做着特定的事情,爱情也就是要在年轻的身体中产生。爱其实一直都在,不管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苑用来招呼贵宾的,平日里都会有人清扫,房间格调也呈现贵气,小艾倒也十分在意甯雪。

这小花是小艾的贴身丫鬟,地位也高别的仆人一等。又领了大夫人的命令,她叫了两个仆人准备洗澡水,又叫了个丫头去给甯雪备身洁净衣裳,照料她沐浴,看着自己身上也脏兮兮的就想离别一小会去清洗一下。

离别时甯雪轻微点头,道了声,谢谢。

小花愣住,没反响过来,突然有一些不好意思,眼眸鼻头由于刚才的啼哭有一些红肿,含蓄的笑笑,又急忙摆摆手,姑娘这说的什么话,小花份内的事!已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一位姑娘。

还想多说两句,甯雪已掉转过身子进了里屋,竟也感受不到她骄傲无礼。

周边仆人已抬进一个木桶,往返忙碌。

甯雪将包袱置放圆桌上,也不到处察看,只是静静坐下,显然是有那么一点疲倦了。那身油渍和气味,并不影响她的冷静,倒是仔细的察看着墙上挂的字画来。

甯姑娘的双颊哪怕没有任何表情,却是看着舒逸,也不会感受到她冷若冰霜的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是一种淡然留存,因此禁不住会想要多瞧她几眼,瞧她是否仍旧淡然,倒的确是个特别的人。

回过目光时,小花愈发感受到难受,揪起眉梢,禁不住敬佩起屋里人,离别前突然记起了什么,又叫唤个丫头奉茶,这才放下心来离去。

甯雪阅完墙上的字画,缓缓的合了合眼,没什么事做,连呼吸都变得十分的慢,才轻微摆弄了下裙边,的确有那么一点难受,这才轻微蹙眉,紧接下去又如一脸的轻烟般消逝不见。

时过境迁事事休,要想在杨家坐稳这个大夫人的位子,手法只是其一。娘曾经讲过杨夫人的好,但已时隔多年难免人心会变,不过杨夫人能够轻易承诺下来却是比她预想得要好太多。

是她疑虑太多了吗?

娘讲那一年怀抱里面的杨家大公子唇红齿白,就怕养尊处优会有那么一点脾气,令她委屈受难。

本该在四年前就上门,她却苦苦守着爹娘的牌位,靠着娘从甯家带出来的少许首饰生活,闲时去杨家门下的一间小绣坊做散工,以求温饱。

杨家对绣坊里的人向来不小气,那杨家大公子从不去绣坊巡视,但绣坊里几十个美丽女人,话题聊的最多的,就是杨允儿。

他的种种事迹虽有夸大,乃至虚构,是一个无所忌讳的纨绔子弟,倒也称不上非常坏。

她只有想有一个家,一个家属于自己的家。

她很疲倦。

回过神时有一个小姑娘来唤她,告知水烧好了。

话讲这杨家的小少东家们倒也十分顽劣,平时人家就算能吃得上肉,可是这油,是非常的看重的,一般都是反复烹饪,不舍得白白浪费一滴。而如今整整一桶油竟然被这样玩没了,这杨家不心疼,却不知在外让多少个平民百姓心疼死。

甯雪点头答应了一下,只见两个仆人已退下,将原本置放周边的屏门架好,屏门边堆放着两桶热水,放着个瓢。仆人这仆人手脚倒是十分利索。

甯雪躬身脱鞋,瞧见鞋面已被打湿,看来是不能要了。

丫鬟关了门,走上前为她脱衣。

甯雪也不回绝。

后来又见着丫鬟对着油渍为难,又自己动起手来。

不回绝皆由于甯雪童年由奶娘伺候的,早就习惯了。后来跟随她娘,自是不可以经常沐浴,但身痒又不好控制,又不想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于是给两个钱,去谷安城边最小的澡堂里和人一起洗,早已瞧厌了人的身体,也早已习惯了自己的身体被人瞧。

澡堂的一些女人往往搭伴而来,笑呵呵的互相戏弄一下,捏捏对方的肉。有一些个有胆量的,还会讲讲与自己家相公的房事,埋怨的,欣赏的,听得太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甯雪便时常待在周边,慢慢的擦洗着身体,不是很想听她说话,也不回话。

油渍非常不好洗,丫鬟才露出为难的脸色,瞧见她自己动手,又有那么一点慌乱,想说明什么,小花姐讲这位是贵宾,还偷偷的告知她很有可能会是将来的大少夫人。得好好伺候着。

哪怕不是太相信,但依旧是小心点为好。

甯雪仅仅是静静的注视她,一直等到她冷静了,才又继续解着绳子,小姑娘有那么一点懵,却发现嗓子眼里挤着一些话讲不出口。

有皂角吗?松开腰带,甯雪昂头瞧她,问。澡堂里虽然有,但杨家用起来依旧是略嫌低俗。

果真,小姑娘整个脸上不明白,皂角是什么?

满身油腻很是难受,甯雪又是开腔,小少东家把手和嘴都弄脏了,拿什么清理干净的?

猪苓!小姑娘紧接下去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只是小红没有,小红用不起。

目光对上甯雪时,她已把外头的脏衣服脱了下来。小姑娘大致感受到她的温和,有一些难为情,突然乐了,我明白奶娘应该会有!她平时照看着少东家,随时用得上!

嗯。甯雪又是点头,脱去最后一件内衣,也不见害羞,光着脚走向屏门后头,接着听闻踏入水中的声响。

呃红儿却是有一些害羞,移开了视线。过去住这房间的,都是有贴身丫鬟或者跟班的,哪怕管事教过她怎样照料人沐浴,但还未真正招待过人,想起来又喊,我这就去找奶娘拿猪苓,马上回来!姑娘稍等。

嗯。甯雪已是开始用水清洗,水面涌现一层油光,轻微的声响由屏门后传来,谢谢。

红儿愣了一下,推门走了出去。

甯雪也不回头瞧一眼。水温恰到好处,就放松了身体,倚靠在木桶的边上,神游天际。过了一会,有人推门进来。

甯雪睁开眼,还以为是红儿,回过神后,缓缓站起来,想轻轻走出水桶,以免弄坏了这桶清水。

这时,一个高大魁伟的影子慢慢从屏门后接近,竟然是个男人。

男人的目光散发一些散漫,一些兴味,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笑,听闻水声,仍旧在想这是哪里来的女人,却是已见着了甯雪的身体,并理所当然的向下察看了一番。

甯雪心一惊,难得的闪了神,却抑止住没有喊出声来,眼见男子漫不经心的目光,想着想了片刻,又淡定的蹲入水里,轻微晃动的手埋藏在水里,貌似闯进来的不是男人一般。

仍旧淡淡余烟的温水令她慢慢稳住了自己的呼吸,抑制住心头惊吓,然后昂头,对上他的目光,散发着曾经没有过的冷意,也用一样的方法察看了他一番。

男人也不重视,却表现出了对她的兴致。然后随手一抛,把什么东西丢了进来,甯雪摸了摸感受了一下,却是猪苓。紧接着又看到男人手腕上带着一颗黑色珍宝,映衬着那白皙的衣衫异常的吸引人,心下已然明了来人是什么身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