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痴情公子苦苦追

更新时间:2021-04-20 03:08:44

痴情公子苦苦追 已完结

痴情公子苦苦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梦回几度 分类:女生 主角:红姨柳眉 人气:

《痴情公子苦苦追》为梦回几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醉香楼,最卖好的妓院,充满算计的风月场所,被陷害的清高女子在第一次后开始认清事实,用尽手段夺得自己想要,没想到怀孕了,她的孩子将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天,梁剑风和霍青桐都发自内心的佩服吴情的才智,就这样吴情因为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而被留在了梁府。“青桐?”梁剑风发现自从那天看完吴情考察的时候开始,霍青桐就有一些沉默寡言,这根自己认识的霍青桐大不相同,这让身为好友的自己很是担忧。梁剑风还以为霍青桐是因为顾虑自己家中的事情。“你最近怎么了?还在为结婚的事情而担忧吗?”“婚事?哈哈!”发呆的霍青桐一听到婚事就回过了神,“这有什么好担忧的,我本无意于她,都是家父家母的意思。那就让二老自己去面对她咯!”“那你在想什么事情?”既然不是在意这些事情,梁剑风想不清楚霍青桐还有什么可以介怀的。“想一件奇怪的事情!”“哦?说来听听!”梁剑风被霍青桐的话题吸引了,放下手中的书本认真的聆听霍青桐的话。“是这样的,前不久下扬州的时候,我去找了张阳。那天张阳为了款待我,带我去了醉香楼。”霍青桐顿了顿,看了一眼梁剑风,发现梁剑风没有什么困惑的地方就继续说下去,“醉香楼是扬州最大的青楼,我也着实被里面的环境赞叹了一番!”“我也听说过这个青楼,就是没有进去过!没想到张阳还有这癖好啊!”“哈哈,不是单单只有他有这癖好,这不是全天下的男人共同的癖好吗?哦!除了你这个怪人!”“我怎么就是怪人了!我这叫做忠贞!”“哟,你还跟我谈起节操了!不过我要说的这件事情还真是和节操有关呢!”“此话怎讲?”“话说当天,我因为逼婚事情,心情很是不佳。到了青楼也毫无雅兴去找什么姑娘。可是奈何我天生吸引别人的眼球,所以很多姑娘就相继的来找我。于是乎我就对老鸨提出要找以为处子!”霍青桐一口气说出一大段。“然后怎样?”这话倒是真的有一点意思啊!梁剑风催促霍青桐继续往下讲。“后来出乎我的意料,在青楼这地方本是难寻什么处子,可是那个老鸨竟然拍胸脯对我打包票。我顿时也觉得这事情有点意思,便出了高价要见这位姑娘。可是这一见我倒是后悔不已啊!”霍青桐伤感的说道。“哈哈,怎么?是被骗了?”“不是,这位女子固然是处子,但是却因为始终不愿意出来接待我而受到了自己亲生额母亲的毒打,甚至逼她喝迷药!”说到这,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霍青桐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神也变的坚定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贞洁的女子,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情的娘亲!看着那位姑娘从棍棒之下艰难的爬着,我觉得自己就是罪人!”“世间还有这般清高的女子?但是为何身在青楼这种烟花之地?”梁剑风不解的问道。“我也不清楚,看着那位姑娘从我的身边爬过的时候,我甚至很想扶起她带她走,可是我竟然害怕起来!我觉得自己的双手会玷污了她!”“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哎!”梁剑风也被感触了,“幸好我从来不去什么烟花之地寻欢作乐啊!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会内心愧疚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使你不要求这位姑娘接客,那迟早有一天也会有别人会提的,所以你也不用太过介怀了!”“或许没有人可以再要求她去接客了!”“为什么?”“因为那天,她跟她的娘亲已经恩断义绝!而且现在已经离开了醉香楼!”“那不是很好!这样的话,这位姑娘就自由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忧的!”“自然是好事,但是,我见到她还是觉得愧疚!”“你见到她了?什么时候?”“前天!”“前天?你这几天不是一直都呆在府里面,你什么时候出去了?”梁剑风被霍青桐搞晕了。“因为这个女子现在就在你的府内!”“什么?”梁剑风不敢置信,“是谁?”“就是你们新招的女佣——吴情!”“太不可思议了!”梁剑风柳暗花明,但是在此被折服了!看来这位吴情姑娘真的是一位不简单的姑娘啊!就在两个人都沉浸在对吴情的深深的敬佩中时,不识趣的阿四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少爷,公子!”“阿四你又不报道!”梁剑风皱着眉头对自己这个宠坏了的下人真是服了。“嘿嘿,这不是习惯了吗!少爷,今儿一大早起床,我发现后院的花开的可漂亮了,您向来不是喜欢吟诗作对吗?正好现在霍公子也在,要不我们去赏花吧!”阿四油腔滑调的说道。“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我吟诗作对,还嫌弃我文绉绉的吗!怎么今天转性儿了?”梁剑风知道这个阿四肯定是在打什么注意。“少爷!您平日就教我要多学诗词,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何况还能看看美人!”“嗯?”“啊?不是,不是,是可以看美丽的花朵!”阿四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你老实说你到底地有何居心!”霍青桐也看出了阿四心里面有其他的鬼点子。“我哪有!少爷,公子,你们冤枉我啊!”阿四委屈的说道:“我就是想要看看吴情姑娘吗!”“好你个阿四,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既然窥伺于吴情姑娘的美色!”梁剑风故意扯着阿四的耳朵,笑着说道。“呀!呀!少爷,耳朵掉了!我可是对吴情姑娘发自内心的钦佩啊!什么叫贪图她的美色了!”“梁兄,我也想去后院看看刚开的花朵,要不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既然你也想去,那我们还等什么,那就去看看呗!”“哈哈,就是,就是!”得到少爷同意的阿四屁颠屁颠的跟在其后,心中开始盘算这待会要怎么样在吴情的面前表现一番!没过多久,三人便到了后院,果然,几天之内,后院的花朵全都开的鲜艳,还未到花前,花香早就迎面扑来了!此时,正在修建花枝的吴情远远的在他们的面前,霍青桐和阿四都看得出神,就连梁剑风也不得不承认吴情的美丽!霍青桐看着在花海里悠然自得的吴情,脸上的表情也变的释怀。在话下,吴情仿若画中女子,气质高雅。虽然此刻的她只是穿着粗糙的下人衣服,可是却也掩盖不住她婀娜身姿!“少爷!”正在认真修剪花枝的吴情发现有人靠近了自己,抬头一看,吃了一惊,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跪在地上。“你起来吧!”梁剑风和霍青桐不知不觉已经靠近了吴情,看见吴情行礼,马上就让她不必拘束。“吴姑娘,辛苦了!你修剪的很好!”“这是我分内的事情,少爷您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婢女吴情!”吴情对梁剑风对自己的称呼很是不习惯。“那也好,吴情,我看你真是样样精通啊!”阿四抢先一步替梁剑风答应了,“真是太厉害了!”“嗯哼!”梁剑风提醒阿四越界了。“吴姑娘,我听你的口音不像是北方人,你是哪里人?”霍青桐明知故问。梁剑风看向霍青桐,但是随后有看向吴情。“小女子确实不是北方人,我是南方来的!”吴情快速的看了一眼问自己的霍青桐,但是有很快的低下头不再看他。“哇!南方哪里?是扬州吗?我早就听说扬州出美女了!”阿四没心没肺的说。“对不起,我想我要去修剪那边的花枝了!”吴情有意避免提起扬州。“且慢!”霍青桐却叫住了吴情,吴情无奈,只好再次回过身。“吴情,我们想要在这里吟诗作对,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和我们一同切磋一下!我想你一定也是会吟诗作对的吧!”梁剑风知道霍青桐让吴情留下的心情,索性就帮了好朋友一把。“少爷,恕我愚昧,女子无才便是德,我根本不会什么吟诗作对,还请少爷另寻他人,一面我的粗俗扫了三位的雅致!”吴情是一个直性子,但是身为下人,不能直接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只好婉言谢绝了他们的盛情邀请。“若是不会也没有关系啊!吴情,你就留下来吗!”阿四说道。“抱歉,我先退下了!”吴情实在无意留在这里,不等他们允许,吴情就快快的离去了,留下三人若有所失。“少爷,为什么吴姑娘这么排斥我们呢!”阿四不解,自己昨天明明还感觉吴情并不讨厌自己的啊!“也罢,强扭的瓜不甜,看来我们也就只能自己吟诗作对了!”梁剑风长叹一口气。“哎——”霍青桐也沮丧的叹了一口气。“少爷,你说吴情会喜欢什么花?我采了去给她可好!这样不就可以讨得他的欢心!”“嗯?这我倒不大清楚啊,女人喜欢什么花呢?”梁剑风被阿四的问题难倒了。“要不我就送给她那开的旺盛的红牡丹吧!嘿嘿!”阿四说着就跑到一大丛牡丹花前准备动手摘。“花开富贵,牡丹者也!”梁剑风在一旁赞同。“我看未必,吴情姑娘定是不会喜欢这花的!”霍青桐若有所思的说道。“为什么?”阿四一脸急切的问道。“不是每一个女子都是爱慕虚荣的!我觉得莲花比较适合她!青莲,出淤泥而不染!”霍青桐喜笑颜开的说道,这不正是符合吴情的性格吗!梁剑风也豁然的点点头。“荷花?可是,现在不是荷花开的时节啊!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看茉莉花也是极好的!清雅,小家碧玉!”梁剑风看见一旁淡淡开出的几朵茉莉花,心中也甚是喜欢。“那我就采了去!”阿四也觉得不错。晚上,霍青桐独自一人来到后院,看着皎洁的月亮在高远的空际悬挂,不仅感慨道:“哎,你于我而言,岂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真真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霍青桐现在满脑子都是白天吴情的冷漠。昔日的乐君,已经死去,而现在的是吴情!吴情便是‘无情’!“看来是我深深的伤害了你,让你决定此生不再有情!”霍青桐感慨万分,人生总是很多不如意,霍青桐的人生便是如此!可是自己与吴情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交集呢!霍青桐摇摇头准备回去,没想到正和迎面而来的吴情撞了一个满怀。“啊!”这黑灯瞎火的,吴情不知道前面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姑娘?你没事吧!”霍青桐知道自己撞上了人,可是不知道被撞倒在地的是吴情。“真是抱歉!”霍青桐弯腰伸手拉起地上的人儿。“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是你?”拉倒面前后,霍青桐借着月关看清了吴情的脸。“你是?”吴情对这个人的话迟疑了一会。“吴姑娘!怎么,我就这般不招你待见,今天才见就不记得了?”霍青桐失望的说道。“我——哦,我想起来了!”吴情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和少爷一起的那位公子吗。知道是谁后,吴情快速的挣脱了霍青桐,“刚才没有看清楚!”“你在这里干什么,大晚上来赏花?”霍青桐好奇地问道。“不,我是来听花儿说话的!”“花语?花也会说话吗?”霍青桐大吃一惊。“嗯,世间万物,都有其生长的规律自然会有它们自己的交流!”“这倒是第一次听说,可是我怎么就听不见呢?”“这和我们人说话自然会是有很大的区别啊!我们不是有不同凡人感官吗,对待不同的事物不也应该用不同凡人感官吗?”吴情细细讲到。“哈哈,看来真是霍某孤陋寡闻了,吴姑娘你果然就是一个奇女子啊!”“不敢当,只是我自小孤单,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喜欢和植物花朵打交道罢了!”吴情伤感的说道。“那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成为你的朋友呢?”霍青桐忘情的说道。“不敢,你是少爷的朋友,我只是一个下人!”“难道你也是那种‘分三六五等’的人吗?不是自古志同道合便是友?”霍青桐紧张的说道,生怕自己又错过可这个机会。“也对——”“在下霍青桐!有幸结识姑娘,实属三生有幸!”“呵呵,你这也太抬举我了,既然已经是朋友,那还这般的拘束,不好吧!呵呵!”吴情竟然对着霍青桐笑了起来。霍青桐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和那一朵拒人千里的雪莲拉近了关系,看着吴情在月关下笑的天真,霍青桐的心再次被触动,呆呆着看着吴情。“霍公子?”吴情发现霍青桐竟然像石头一样呆在那边,在他的眼前挥挥手。“啊?怎么?不好意思,姑娘的笑容真是太动人了,霍某都看呆了,哈哈!”“哈哈,你真有意思!”见霍青桐也是率直之人,吴情的防备彻底的放下了,“以后就叫我吴情吧!姑娘,姑娘的,真别扭!哎,走我带你去听你没有听过的话语!”“嗯!”吴情和霍青桐二人一路说说笑笑的来到花丛中,“嘘!我们小声点,花朵们不喜欢太吵闹!”吴情认真的说道,“你只要闭上眼睛,然后用心去感受,你就会感觉到花儿们在窃窃私语了!”说话间,吴情已经慢慢的闭上自己的眼睛,伸出双手,在花间轻轻的拂过。霍青桐看见吴情平静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这般的美丽!接着霍青桐也学着吴情,果然,用心后发现别有一番的意味:微风,轻柔的拂过两人的面颊,风中还夹杂这各种混合在一起的花香,在他们的鼻尖流连忘返;手指触碰到细腻的花瓣,放入有人牵着你的手慢慢的攀爬到你的心房;在风中摇跃的花枝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就像在窃窃私语!不经意间,吴情和霍青桐的手触碰到了对方,霍青桐浑身燥热起来,不能淡定的睁开眼睛,可是吴情却根本毫不介意,或许此刻的她已经沉浸在花的世界了吧!霍青桐紧张的让自己的手去触碰吴情的手,见她不闪躲就干脆握住了她那纤细润滑的手!“你听到了吗?她们在笑!她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吴情自我陶醉的说道。“嗯!那你呢?”霍青桐回应吴情。“我?”吴情睁开眼睛,“什么?”“开心吗?”“嗯!”吴情的内心很单纯,对于霍青桐的话,没有听出什么弦外之音。“我一定会和这些花儿一样,每天都可以简单的开放、然后顺其自然的凋零!其实不在乎自己是否是这里最美丽的一朵,还是做不起眼的一朵!”“对啊!每一朵花都是美丽的独特个体,他们都是美丽的!”“你也这么觉得吗?”吴情喜出望外,没有想到这次竟然找到了知音,“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只要有生命的东西,都可以演绎一出精彩的表演,不是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