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青铜鬼坟

更新时间:2021-09-09 16:14:42

青铜鬼坟 已完结

青铜鬼坟

来源:落初 作者:莱阳香梨 分类:灵异 主角:宝斋七仙女 人气:

新书《青铜鬼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莱阳香梨,主角宝斋七仙女,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本人赖天宁,因为祖传的堪舆术阴差阳错地做起了寻龙点穴的行当,寻遍名山大泽,凭借秘术“阴阳诀”发现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古墓,惊险刺激的旅行、怪诞离奇的诅咒、凶猛邪恶的镇墓神兽……探墓不仅仅是为了宝藏,更重要的是为了拯救被诅咒的性命,打从第一个诅咒开始,邪恶的咒语便开始接二连三的应验,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只能使出浑身解术,破除一个又一个谜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田七见我站着不肯离去,纳闷了半天,然后一脸同情说:“赌货打眼了?蒙货失手了?还是被坑蒙拐骗了?”

她一副调皮捣蛋的模样,我要是不配合一下她的可爱,显得我跟个二百五似的。我大嘴一咧,笑得挺二的,然后使劲往肚里咽口唾沫说:“我是来认亲戚的。”

田七咯咯笑着说:“我从小就在琉璃厂长大,还头一回听说有人敢来这认亲戚,脑袋被驴踢了吧?里里外外都是六亲不认的主,不见真金白银,亲爹都不认。孩子赶紧回家躲躲吧,晚会该有人认你当爹了,不把你忽悠地只剩小裤衩,这个地方就不叫琉璃厂了。”

她倒是说的没错,能挤进琉璃厂混的都是社会特级精英,忽悠瘸了是为了卖拐,忽悠晕菜了是为了口袋里的钱,一头扎进骗子窝,没准还帮人数钱呢。我尴尬地笑了笑,继续打趣追问道:“你是不是姓田?海爷是不是你爹?京宝斋是不是你家开的?”

田七把袖子往上一撸说:“嗨,你这人,装得倒是挺像,套了半天近乎,敢情到我家认亲戚来了,成心找打是不是?”

田教授跟她家是亲戚,我代替他上门攀亲戚还认错了?话锋一转,我说:“认亲戚的事先放一放,到家门口了,我也不着急了,一回给你弄出个哥哥你别急眼!刚才你玩得套路深啊,碧眼黄发美女是你请的托吧?老黑是第二个托吧?这年月买票有票托,娶媳妇有媒托,敢情买古董还有钱托啊?你七仙女玩得够大发的,别人玩人民币也就算了,你直接玩美刀,是不是来个英国佬你敢叫板英镑?”

田七见四下无人,脸色一板说:“京宝斋这地界你敢一个人耍大刀砸场?你也不打听听,我七仙女道行有多深!信不信找人把舌头给你拔下来,然后给你全身插满鸡毛?看把你得瑟的!”

“恼羞成怒!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啊,就这么个破青铜爵杯敢要八百万,还美刀?小爷我在成吉思汗衣冠冢见老鼻子这东西了,西燕郊的明朝李氏墓葬里也有好几个这玩意儿,我见多识广了都不稀罕!”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必须拿出点压箱底的东西来个敲山震虎,否则这小妮子真能活劈了我。

田七先是一愣后是一笑说:“得勒,吹牛的本事跟你年龄不太相符啊,成吉思汗墓葬消失了千年,你知道在哪?燕郊前段时间到是出土了一个朱棣生母李氏墓葬,但这跟你有关系吗?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本小姐看你挺有意思的份上也不追究你的无理取闹之责,还是那句话,哪凉快哪呆着吧,我家没有你认得的亲戚,眼珠子擦亮了,里面看见没?好几个都是练散打的,你要是觉得皮痒难受,他们很愿意给你松松筋骨——本小姐赚了一大票,心情不错,就不陪你玩游戏了,乖,你自个玩吧。”

田七把我当作了无赖,转过身朝着京宝斋大门走去,我自然气得牙痒痒,心生一计,自言自语编歌唱着说:“六盘山呀老龙潭,死亡谷呀大木棺,大粽子不见了,留着一托骆驼毛;西燕郊呀平顶墓,朱棣娘亲铁裙子,田教授呀带了个小徒弟……”

田七猛地站住了身影,呼啦一下转过身,满脸煞白问我说:“你认识田教授?你,你怎么称呼?”

我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摸出慈禧太后的玉如意,抓着手柄说道:“赖天宁,田教授亲自介绍我来拜访海爷的,他说你们是本家亲戚,难道我还认错门了?这打狗棍你可认识?别吓着你,还认为我吹牛不?”

田七盯着玉如意看了半晌,难以置信地转着圈打量我,她是行家,慈禧太后的玉如意怎能逃过她的眼睛?我说田小姐别这么看行不?我又不是古董,不用鉴别多少年了,人是错不了,不信你问问你爹海爷是否有这码事。

察觉什么不对劲,她忽然小声严肃说:“赶紧藏起玉如意!你个生瓜蛋子,敢在琉璃厂大呼小叫地喊什么墓葬?这四周全是便衣,小心把你抓起来当盗墓贼,听我伯伯田教授说你们还真倒过斗,辣椒水老虎等往那一摆,你说得清楚吗你?”

一经提醒,我还真被吓了一跳,一把将玉如意塞进衣服里,真后悔刚才口不择言说了不该说的秘密,真要是被便衣怀疑上,刑讯逼供之下我可就全招了。我心虚地望四周观看,果然见到几个人悄悄地凑过来,方才距离远他们可能没听清楚,否则早就呼啦围过来了。

我一不做二不休假装喝醉酒说胡话,脚步踉踉跄跄地喊道:“一杯老酒今朝醉,不见曹操不肯醉,若要问我醉不醉,成吉思汗把酒醉……”

田七强忍着笑,小声说:“看不来你还真有文采,出口成章啊,一会玉如意卖给我吧,一口价,你说多少算多少,按美刀结算。”一边抚着我的胳膊,一边故意大声喊道,“你喝醉了!又是唱歌又是哭喊的,曹操是你亲爹啊,还是成吉思汗是你爹?看把你喝的,真把自己当成流浪诗人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忽然停下了脚步。琉璃厂每天有人满大街买醉,买卖古董风险极大,就看谁玩得高明,行里有“赌货”一说,赌对了算是捡漏,赌错了,不管啄了眼还是失了手,一夜之间倾家荡产、身无分文的人多了去了,但愿赌服输是规矩,大街上多了几个流浪汉,听说其中就曾经有千万富翁的,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都顾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谁也管不了这事。

我“喝醉”的模样的确不雅,一会吟诗作对,一会唱歌跳舞,田七忙前忙后地把我当孩子哄,几个人打消疑虑,悄悄地离去了。我假装头一歪,一头扎进了田七怀里,这丫头憋得满脸通红,发火吧,便衣还未走远,不发火吧,却被我趁机吃了豆腐。

进了京宝斋大门,我躲避不及,屁股还是挨了一脚踹,她倒不是下狠手,偏偏这一脚踢得不痛不痒,我也没有计较,权当打是亲骂是爱了。

京宝斋是一座两层仿古楼,屋内和地面都用上好的红木铺设,大厅上摆设了一只四足铜鹿,一股檀香从鹿嘴袅袅升起。海爷大大方方地坐在一把太爷椅上,一手端着青花瓷盖碗,一手把拽着一串珠子,嘴一刻也没闲着,哼着两句京剧片断,不时地啜着嘴一遍一遍吹着茶沫,好不容易喝了一口茶,咂嘴回味良久,这才想起我和田七站那半天了,他忽然满脸堆笑说:“赖天宁同志,是吧?田教授把你说神了,看你俩刚才在外面载歌载舞的,这是给京宝斋唱堂会呢。来了即是客,老佛爷的玉如意可否让老夫先掌掌眼?

要不是有求于人,就我这小脾气早就爆发了,怠慢贵宾在我这是要砍头的。我故意打哈哈说,掌什么眼?晚辈就是来认亲戚、攀高枝的。

海爷说,老弟,田教授虽是我大哥,他也不敢戏弄老夫,老佛爷的玉如意沉睡了数百年,要不是这稀世珍宝,凭你这点资历还想见我?但老夫一生公平,开了我的眼界,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我也见好就收地说,田教授说你见多识广,人称火眼金睛,慈禧太后的玩意儿唯有你老懂得奥秘,请你老指点一二。

我上前两步,从怀中取出玉如意,双手恭恭敬敬地递过去。海爷虽只看了一眼,却骇然出声,一边小心翼翼地观看,一边喜不自胜说道,听闻此物流落民间,却从未匿得行踪。包浆白玉固然名贵,几颗宝石也非凡品,最珍贵之处却是顶端的“五蝠戏珠”,象征“五福吉祥”之意。

寥寥数语而言简意赅,一眼就看出“五蝠戏珠”的不同凡响,海爷不愧是火眼金睛的名号。我正待道出红宝石的秘密,海爷啊呀一声惊叹,忙不迭地吩咐田七说,闺女赶紧拿来一盆清水,这柄玉如意不简单,宝石像是传说的“幻魔血钻”,红如血液,亮如钻石,香如麝香,这是西域古国的镇国之宝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