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难驭妻:就是杠上你!

更新时间:2021-09-19 00:20:05

总裁难驭妻:就是杠上你! 已完结

总裁难驭妻:就是杠上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步凌蝶 分类:都市 主角:苏盼夏晏烨华 人气:

火爆新书《总裁难驭妻:就是杠上你!》是步凌蝶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盼夏晏烨华,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盼夏在结婚当天遭遇新郎逃婚,家人失踪的狗血剧情……伤心之下借酒作案,一夜失身。而和她春风一度的男人,正是当年向姐姐表白的那个小奴才,可如今他的身份高高在上,还是她的顶头上上上司。从小不对盘,长大后就会改变吗?当然不可能,好戏马上就要开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盼夏整个人坐躺在浴缸里,手里拿着红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为什么我要这么衰……”一杯见底。

“凭什么说我是骗子啊……”又一杯下肚。

“谁被抛弃了呀,你们全家都被抛弃了……”

苏盼夏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那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滚落脸颊,身子匍匐在浴缸边缘,声嘶力竭的嚎啕大哭。

压抑了一整天的情绪,全在这一刻爆发,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疼得痛彻心扉……

不知道哭了多久,也不知道泡了多久……

她扯过一条浴巾裹着全身,跌跌撞撞的走出浴室,软倒在沙发上。

酒……

她还要继续喝……

苏盼夏爬起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踉跄着身子走向酒柜,这里早已经被洗劫一空了。

为什么她还不醉……

为什么她的心还在痛……

“我骗了你儿子的财,还是骗了你儿子的身体,我是灰太狼啊,你儿子是小绵羊啊……”

“啊……唔……”苏盼夏身子下滑,被水淹了。

“咳咳……呕……”她两只手攀住浴缸边缘,挂在上面,边咳边吐。

浴缸的水,已是冰凉。

人生最重要的一天,确实很难忘!

可是她还要喝酒!

她想到了楼下的那个男人……于是她披着浴袍打算下楼去借酒……

回忆结束的苏盼夏恨不得自己把自己掐死!

为了不再回忆起昨晚的火热,她又拿出手机拨给自己爸妈,好在这次电话通了……

“什么,你被秦夫人那个女人给打了?”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大得能刺疼人的耳膜。

苏盼夏翻翻白眼,将手机拿远一点,开了免提,“是啦是啦,为什么昨天你跟爸的手机都关机呀?害我担心死了。”

“你别打岔,那秦夫人凭什么打你,居然敢打我女儿,我女儿什么时候轮到她动手了,你有没有打回去啊……”

苏盼夏深吸一口气,她现在不想说这个话题,咬牙问道,“亲妈,你跟爸现在到底在哪里?”

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有些迟疑,支支吾吾的回了句,“在晏爷爷这里住着呢。”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不是我们自己要来的哦,我们看晏爷爷求了半天,我跟你爸是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

苏盼夏蹙眉,哼哼两声,“那你把地址给我,我去看你们,你们一定要赶紧想好怎么给我解释。”

拿到地址之后,苏盼夏穿了闺蜜的衣服急急忙忙赶过去。

当她赶到晏爷爷的住址后,才发现这是城郊的一幢三层楼小洋房,依山伴水的好环境,空气很新鲜,适合老人居住,就是偏僻了点。

晏爷爷早已等候在门口,见苏盼夏从计程车内下来,连忙上前和蔼的道,“二小姐,您来了。”

苏盼夏对晏爷爷是有些歉疚的,要不是她,晏爷爷的孙子也不会……最重要的是晏爷爷追随她爷爷多年,可谓是鞠躬尽瘁。

她面色尴尬的望着慈爱可亲的老人,不好意思的道,“晏爷爷,我身上没钱,麻烦你帮我……”

虽然昨天那个司机让她没有钱就不要叫计程车,咳咳,但是她一样敢坐,又不是骗子,怕什么。

晏爷爷笑了笑将车钱付了,就带着苏盼夏走进客厅,边走边说,“二小姐,老爷夫人说您结婚了,是真的吗?”

苏盼夏摇头,轻柔的嗓音温声说道,“晏爷爷,我没结婚,爸妈说笑的。”

准确的说,可能他父母也知道秦家这样,所以连自家姐姐都没有通知吧?

走进客厅,就看到爸妈腻歪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电视。

看来他们过得很好嘛,苏盼夏故意咳嗽两声。

李玉珠见到小女儿,立刻笑容满面的讨好道,“哎哟,妈妈的心头肉回来了,快来让妈妈抱抱~”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再来这招已经不管用了。

苏盼夏在单人沙发椅上坐下,故作冷面的望着他们,“说吧,为什么?”

面对小女儿严肃的表情,李玉珠面带愧色的吞了吞口水,又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老公,示意他来开口。

苏东来清了清嗓子,提气,然后全部泄了,闷着一股气说道,“老爸的公司亏了,秦家见死不救,然后直接就倒闭了,为了还银行的贷款,还有给那些员工发工资,所以房子抵押了,还借了点高利贷……”

“……”苏盼夏怔住了,抿着唇不语。

这都是真的,仅一天时间,她就经历了从梦幻的天堂跌落谷底的感觉。

那这一切,秦光临是知情的,还是同她一样,被瞒在鼓里?

“夏夏,老爸不是有意要瞒你的,你能不能原谅老爸?”苏东来亲昵的唤着小女儿,可怜兮兮的瞅着她。

苏盼夏听到一如既往的昵称,她跑到老爸的怀里,蹭了蹭撒娇道,“老爸你别伤心了,会长皱纹的。”其实苏盼夏想说的后半句是,反正你也不是做生意那块料。

想了想还是不要刺激她老爸了,爷爷辛苦打拼的公司败在老爸手里,想来老爸的心里比谁都难过的。

“嘿嘿,怎么样,我就说夏夏不会生我气嘛,还是自己养的宝贝女儿最贴心啊!”苏东来大变脸,脸上是大刺刺的得意,笑得很开怀。

苏盼夏额头立刻多了三条黑线。

正说着话,外面忽然进来一个男人,苏盼夏一看到来人就懵了,这人……这人……这不是昨晚和自己春宵一度的男人么?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不对,应该是他来这里做什么?

昨晚的事,他,应该不会说的吧?

最重要的是,他到底是谁啊!

苏盼夏心里正打鼓的时候,晏爷爷端着茶水过来,“小华你回来了呀,你看今天谁来了?是二小姐啊,你们这么多年没见,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啊?”

晏爷爷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虽然知道小时候的他们不对盘,但是那时候年纪小么……

苏盼夏一脑门的冷汗!

难怪她觉得她的名字熟悉,他是晏爷爷唯一的孙子,晏烨华!

更是那个与她作对,专挑她毛病,最后晏爷爷不得不送走的晏烨华!

可见到她,他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神色不变的坐在餐桌上。

晏烨华在这里见到她并不意外,事先电话里爷爷跟他说了,苏家出了事,让他回国来帮忙。

依他爷爷的性子,会把苏家的人接到这里来住,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果说苏盼夏见到他,会脱口问一句“你怎么在这里”,晏烨华一点都不会奇怪。

然而相反的,她什么也没说,反而一脸呆滞表情的看着他,只有通红的眼圈能看出来她哭的不清。

是呢,大小姐的生活没了,是该哭一哭。

可他其实知道不仅仅因为这个……

餐桌上,晏爷爷神色认真的问道,“老爷,你今后准备做什么工作啊?”

“我是要好好打算的,首先要养好身体,人老了,有些吃不消了。”苏东来津津有味的吃着香喷喷的饭菜,抬头说道。

李玉珠突然冒出一句,“嗯,老公有志气。”

其他人额际三条大刺刺的黑线。

苏盼夏匆匆吃完,回了三楼房间。

她很清楚住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更不想天天面对那个烂人,要是他心胸狭隘的报复她,将两人的事说了出来,她怕整幢楼都会被掀掉。

那她是不是要找他说清楚呢,比如……

威胁版:晏烨华,你要是敢把昨天的事说出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和气版:晏烨华,昨晚的事,就是两个成年人之间不小心擦枪走火,事情过了,就该忘记。

无邪版:咦,我们昨天有见过吗?晏烨华你今天回国的吗?

苏盼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又是跺脚,又是挪椅子的,证明她此时此刻真的很焦虑。

她朝着天花板吼了声,“为什么我就这么衰!”

叩叩……

有人敲门!苏盼夏皱着小脸,凝望着天花板,她声音有那么大么?

打开门一看,晏烨华帅气的倚在门边,薄唇轻启,“地板跟你有仇?”

苏盼夏愤愤的瞪着他,眼睛里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地板没仇,你有仇!

晏烨华深邃的黑眸睨了一眼,很是意味深长,随即抬脚走进房间,顺手将房门带关,说不出的优雅。

而苏盼夏想的是,这只披着羊皮的狼又想干什么!

她的直觉猜测果然没错……

“欲求不满了,是昨晚没喂饱?”晏烨华薄唇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低沉磁性的嗓音邪魅诱惑。

炸毛的苏盼夏,美目圆瞪的咒骂,“晏烨华,你个变态!”

“很高兴你声音能再大点,盼夏姑娘。”晏烨华幽深的眸底笃定她不会叫出声,所以,不介意再刺激她一点。

谁让她这么多精力,在这儿跺脚,吵得他耳疼。

“你!混蛋!”苏盼夏气结,她呼吸不畅,胸口急促起伏,如刀剑般的目光似要将眼前的男人凌迟。

他居然还敢那么叫她,真是够了!

晏烨华敏锐的听力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他修长的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冷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