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偷个萌宝去旅行

更新时间:2021-06-18 05:48:17

偷个萌宝去旅行 连载中

偷个萌宝去旅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正月二十 分类:都市 主角:顾思妍陆子墨 人气:

《偷个萌宝去旅行》为正月二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总裁,林氏公司举报夫人盗取他们的珠宝!”“告诉他们防盗系统升级,让夫人玩过瘾了,所有损失双倍赔偿!”“总裁,孙小姐讽刺夫人丑人多作怪!”“把她整容前和夫人穿同款裙子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上,谁丑谁尴尬!”“报告爹地,妈咪说好久没有办案手生了,她想偷个宝宝去旅行!”男人蹲下看着萌萌哒的儿子,“儿子真乖,你可不能被妈咪偷走了!”“可是妈咪已经得手了!”看着宝宝拿出的孕检报告,男人黑着脸一阵风般跑了出去,“顾思妍,怀着我的孩子你还想哪里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囚牢的温度很低,即使是在夏天,这里也非常冻人。顾思妍被扔进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裙子,在囚牢里根本不抵用。脑袋上的伤,手上的伤,在安静下来之后都不由自主地泛了出来。顾思妍靠着墙壁,觉得脑袋有点昏沉。

她碰了碰自己的额头,发烧了。

外面就站着保镖,两个人,四双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看着顾思妍。

顾思妍知道这是陆子墨留下来监视她的眼睛。她只要叫一声,肯定会有医生过来给她看。但是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赌气,还是觉得自己要是一点病痛都没有,言言却在受难,她就一点想治疗的心情都没有了。

她靠着墙壁,也没有叫人,只是闭上了眼睛。

有点累。

从最开始在陆子墨身边伺机而动,到爱上他,到被他像珍宝一样宠在手心里,顾思妍其实之前一直走的很顺。

作为那个人手里的王牌盗圣,顾思妍的业务能力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就算是那个人,有时候面对顾思妍的任性,也只会采取暂避锋芒的政策。

直到顾思妍的心思真的都放到了陆家身上,放到了陆子墨身上……

囚牢昏暗,她在深而静的夜色里看到自己的手,无名指修长漂亮,没有骨节,是一双非常美丽的手。

她的手指拂过自己的无名指,最后停留在无名指的底端,用拇指好食指,将无名指,轻轻地环了起来。

这里,曾经被戴过戒指,曾经被另一个人抓在手里亲吻,那么温和,那么柔软。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看着,眼中竟慢慢有了泪水。

过去的事,她一直告诉自己,逝者如斯,过去的就再也回不去了,已经忘记,应该放弃,应该转身向前。但是现在,当她回到这里,她才发现所有的东西都过不去。

即使是她已经不再是顾思妍。

花园里共同种下的洞庭皇,放在厨房里没人喝但是永远会买的酸奶……所有的都在告诉她,陆子墨从来没有放下过她。那些细节和记忆交错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把她也一块笼了进去。

而这些所有的东西里面,最让她放心不下的,却是陆靳言。

言言。

她无声的念着这个名字,心里有些刺痛。

陆靳言在半夜的时候醒了。

家庭医生还在旁边照顾他,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却没看到自己拽下来的银杏树叶。

他问家庭医生,“我手上的树叶呢?”

家庭医生当然不敢说是陆子墨简单粗暴地夺走了,只能装傻,“什么树叶?小少爷回来的时候没有带树叶呀。”

陆靳言看了他一眼,一看他眼睛撇开,就知道他没说实话。

他瘪了瘪嘴,“林轻染呢?怎么她不在?”

他心里恨恨的,自己都摔下来了,林轻染都不来照顾自己,好过分。

家庭医生不知道怎么回,于是拉着陆靳言说,“小少爷,咱不要想那么多了啊,先睡觉,小少爷的脑袋还没痊愈呢,休息,休息,啊?”

陆靳言眼睛转了转,觉得有鬼。他避开家庭医生过来拉他的手,“不睡了,我睡了一天了,不困。我去找林轻染。”

没说完,也没等家庭医生反应,就哒哒哒哒地跑了下去,直接推开了林轻染的房门。

“林轻染?”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陆靳言看着空荡荡的放心,心里突然一突,然后猛然顺着楼梯跑了下去。

目标明确,直接奔地下室。

他知道地下室的存在,陆子墨从来都没有避讳地下室的存在,也说过地下室是他们处理一些不方便处理的人的地方。

陆靳言在林轻染房间内没有看到她,第一反应就是她被爹地扔进来地下室!

他一路跑下去,一路顶着绷带遇谁都撞,谁敢轻易在他头上动土,尤其是陆靳言现在还是受伤状态,立马纷纷让开了道路。

陆靳言一路畅通无阻,一直到了地下室门口。

他扶在门边喘气,“让开。”

留在下面的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动。

陆靳言笑了一下,脑袋猛然往旁边墙一磕。

保镖立马吓坏了,连忙伸手去抱他,却没想到陆靳言这是声东击西,看见他们堵着的通道开了一个缝,连忙收回去势,身子一猫,顺着那缝隙就跑了进去。

居然也没摔。

站在门口的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拿起了对讲机。

“先生,小少爷进了地下室,直接冲林轻染那边去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种事,还是留给他们爷俩自己解决比较好,真把小少爷逼急了,他出事了可怎么办?

陆靳言一路找到了林轻染所在的囚牢。

其实也不用怎么找,整个囚牢就只有林轻染所在的地方有人。

他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在暗处抱紧自己的那个人,叫了一声。

“林轻染?”

顾思妍耳朵动了动。

她好像听到了言言的声音?

见她没反应,陆靳言又喊了一声,“林轻染?”

顾思妍马上抬起了头。

果然看到陆靳言站在门外,头上还包着纱布,因为一路都在跑,他的纱布都有点松,飘了一点落下来,看起来就像是个印度阿三。

顾思妍揉了揉眼,果然看到陆靳言还站在那里。

“别揉了,是我来了。”

他让跟着进来的保镖开了门,一猫身进去了。

他走到顾思妍面前,本来想说什么,嘴巴却嗫嚅了一下,没说出话。

顾思妍蹲下身,摸了摸他的脑袋,笑,“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爹地知道么?这里这么冷,你在这里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啊?”

陆靳言觉得鼻子有点酸,他伸手拉住了顾思妍的手。

力道不重,顾思妍轻轻一挣,就能挣开。但是她没有动,只是柔声问道:“怎么了?”

陆靳言看了看她的手,然后又拉起她的另外一只手看了看。

手上的骨折根本没有处理过,顾思妍动一下都疼。虽然陆靳陆言没有用力,但是本来骨头就扭曲,也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她咬了咬牙,没表现出异常。

陆靳言看着她的手,看着看着,眼泪却“啪嗒”一声,落了下来。

他哽着嗓子问:“林轻染,你手是不是受伤了?”

顾思妍微笑,“你不都看了么?哪儿受伤了啊?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说话。”

她伸手想去给陆靳言擦眼泪,陆靳言嘴巴一瘪,眼泪却掉的更凶了。

“我都听到了!”

“我听到‘咔擦’一声。你手受伤了对不对?你都不说,都没人给你看病!疼不疼啊!”

顾思妍伸出来的手顿住了。

她的心像是被放进了温水里,有人用温热的手包住她的心脏,温柔又温暖,让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摇了摇头,开始笑,“傻言言,我是大人啊,手碰一下没有事的,我没有事的。”

她用那只安好的手将陆靳言搂进怀里,心中原本的灰暗全部烟消云散。

言言,你真是个天使。

她抱住陆靳言,感觉所及之处,全是陆靳言温暖柔软的气息,全部笼罩住了她,让她所有的苦痛都全部消散。

陆靳言也伸手抱住了她,“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对不起,对不起,要是我不任性去爬树,你也不会受伤了,你也不会受牵连了,对不起林轻染。”

顾思妍抱住了她。

“言言,你是个乖小孩,你永远都不会对不起我,真的。”

她低头,用嘴唇轻轻碰了碰他柔软的发。

——傻言言,你是妈妈的天使,永远都只会让我快乐。

陆子墨在地下室的入口处停住了脚步。

地下室是全封闭的状态,所以里面的对话全部清楚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他原本因为公司的事务暂时离开了家,正在和美国那边开会,却听见保镖汇报言言去了地下室,去找了林轻染。他听见消息不放心,马上赶了出来。

却不想正撞见这一幕。

他站在原地,目光看着地下室门口深长的甬道,一动不动。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过来很久,他才转过身,对一边的保镖吩咐道:“你等会儿把林小姐请回房间,叫家庭医生过来看一看。”

他顿了一下,补充道:“让他带上接骨的工具。”

保镖赶紧应了,“是,先生。”

陆子墨往里面望了望。

这么深的甬道,他看不到里面的景象,也看不到陆靳言和林轻染是怎样的欢喜再见,但是,他却能从他们的声音和语气里,推测他们的神态和动作。

是他误会林轻染了。

不分青红皂白地污蔑和伤害她,只是因为她的身份不正。

只是,她到底是谁呢?

小动作那么像顾思妍,似是而非地引导他认定她是顾思妍,还和言言这样要好。

是真的顾思妍么?

还是,这又是另外一个骗局呢?

他抿了抿唇,转身走了出去。

总有一天,他会查清楚的。

而里面,保镖进去复述了陆子墨的话。

林轻染看着陆靳言高兴地拍着手的模样,笑着碰了碰他的脸颊。

然后她转过身,朝保镖微笑:“谢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