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两世双生

更新时间:2021-09-11 16:05:07

两世双生 连载中

两世双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远游 分类:穿越 主角:云轻诺叶羽洛 人气:

《两世双生》由网络作家远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云轻诺叶羽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前世,她们是相依为命的姐妹,路旁无人问津的孤儿,为了唯一在乎她的妹妹,她成为了黑暗中的王者,她双手沾满血腥,只为保护妹妹脸上纯真的笑容;今生,他是脱离世俗的修真者,她是俗世里官宦家的小姐,为了她,清冷超脱的他在凡尘里挣扎。一次次生死边缘的挣扎,妹妹是她生命里唯一的阳光,为妹妹,她倾尽所有,可还是妹妹惨死,怀着愧疚转生,轮回里,让她找到了她,而她变做了他,这一世他还是只为她而活。为她,他挣扎凡尘,叛出师门,险些灭了整个修真界;为她,他出入朝堂,平叛治国,居庙堂之高满手血腥;为她,他飘然离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喧嚣嘈杂,是天下赌场不变的格调;而天下赌场三楼的雅间却是截然不同的安静。 君天玄若有所思的转动着手中的茶盏,风轻云淡的笑容带着出尘离世的潇洒以及淡然,并非清澈毫无杂质的黑眸里有着难明的深邃。 “五哥的意思是…” “没什么。”君天漠轻笑,但眼底闪过冷意,总有一天他会让那个男人在母后墓前忏悔。 见君天漠不愿多说,君天玄也没多做深究。君天漠到底也是个深沉难测的人,他表现出来的一面也不过是想让人知道的一面罢了。 “玄,你说,我走一趟边境如何?” 君天玄抬头看着君天漠,风轻云淡的笑意在脸上一滞随即恢复,想从君天漠的脸上看出一丝异样,“去边境?”他从没想过,君天漠会离开枫阳城,出了帝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算是失去了主动权,这不像是五哥会做的事。 “奇怪吗?”君天漠挑了一下眉。 的确挺奇怪的,五哥不像是愿意陷入被动的人,但如果离开帝都全然放弃进驻朝堂,也不会失去主动权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眼前这个人的势力远比他所表现出来的要强?他到底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的五哥,果然能在皇室成长起来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放弃如今的形势,去边境博一个未知的机会,值得吗?”理清了思路,君天玄很认真的看着君天漠。 玄不愧是他看中的人,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君天漠一笑,不答却道:“如今诸国并立,以燕云、北姜、凉越、西夏、南楚五大帝国最为强盛,其余小国多为附属,仰人鼻息,不足畏惧,不过想要吞没这些小国也非易事…诸国相互制约,大陆局势微妙平衡。” “如果想要有所作为,就需要有人打破这平衡。” 君天漠淡淡然的声音却让君天玄骇然,他果然不了解他,他从没想过他居然有那么大的野心,他要的不是一个凉越而是整个天下… “您想要做那个打破制衡局面的人?”这一刻君天玄的云淡风轻已然不在,换上的一派严肃谨慎,甚至不自觉的用上了尊称。他的五哥竟想要以天下乱局获利,打破五大帝国之间的平衡,在乱世中乘势崛起… 君天漠淡然的看着他,“不可以吗?”声音平静淡然的会让人误以为只是点头间的一句问候。 “那会要死多少人,五哥你想过没有?”君天玄的声音有着压抑的颤抖,可见他的激动,他大概永远无法做到漠视无辜人的性命,他不够狠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对于那个位子有过奢望。 君天漠淡淡的扫了君天玄一眼,“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不过是为此创造一个契机罢了。” 玄,你的良善让你永远无法抵达顶端,注定了受制于人。 “一个契机…”君天玄喃喃的重复,用鲜血和生命堆砌出来的契机… 那些都是人命,君天玄很想冲着君天漠大吼。但他也明白君天漠说得没错,天下局势本就是分分合合,如今,平衡的打破不过是早晚的事,从燕云边境就可以看出来,但是他还是不希望那个人是五哥,这个本该淡泊的人不应该沾染那么多的血腥。 “其实,如今的局势平衡的打破是一定的事,”君天漠注视着自己的手掌,声音平静淡然透着一种漠视一切的态度,“只是看谁去打破罢了。现在没人动,没人出手,是因为没有人有十足的把握,更重要的是谁也不想冒这天下之大不韪结果还为他人做嫁衣…一句话,现在还没有谁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吃下这个天下。”可这些都不是他在乎的,他要的不过是让君长歌看着他最在意的江山易手他人,当然这个他人是他君天漠自己最好,如果不是的话,虽然有些遗憾,但他也绝对乐得见到君长歌失去最重要的江山时的痛苦与失落。 “那五哥就更没必要去做那个人了。”君天玄还是有些不死心的劝道,他真的不想他双手沾满太多的血腥。 君天漠忽然看着君天玄说:“你是说木秀于林?”然后他淡淡的笑了,“谢谢你,玄。”他知道玄一直都这么关心他。 木秀于林?只怕是众矢之的吧…这是君天玄还未想到的,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君天漠多沾染血腥罢了。只是,五哥提到的也是一个问题,做第一个的人关注的人自然会多,而且也会自然而然的成为诸方攻讦的一方,纵然不是作为诸方所列的首要敌人,但是所谓蚁多咬死象,到时五哥必不会好受,只怕就真的会成了众矢之的。 “那样你会很危险!”君天玄的风轻云淡没有了,他现在只想跳脚,虽然声音没有太多的变化但还是可以察觉到其中的关心和担忧。 “但,有些事总要有人做的不是?”浅淡的语气,淡淡的反问却让君天玄不知如何接口,君天漠了解他而且知道如何克制他。 或许这就是关心则乱,君天玄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这根本不是是与不是的问题,只是对于君天漠的担忧使他的大脑处于停摆状态… 果然,片刻之后,回过味来的君天玄低吼了一句,“即使有人做,那个人也不该是你。”好吧,某人飘逸如仙、云淡风轻的模样算是毁了…恩,不算毁也差不多了。 君天漠挑眉,“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 “…”君天玄又没话可说了。 哑口无言的滋味不好受,但君天漠总能把君天玄的话带偏,远离君天玄要说的主旨,然后让他无话可说。 “放心,”君天漠拍了拍君天玄的肩膀,“你知道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言下之意是,要做的话必是有把握的,那么君天玄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是,他越发的不明白五哥要做什么了,如果有心要天下,就不该去做那破局的第一人,而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除非…他不敢在想下去了,那太疯狂了… 话虽然那么说,但君天漠的做法不可谓不险,因为到时他一旦做了那打破平衡之人,就等于了以自身为棋子入局,这样不仅暴露了自己而且还是抛砖引玉的砖、钓鱼的饵,到时他多年的隐藏隐忍不仅告废而且自身还会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只是他等不了了,他急着想要看着那个男人痛苦、想要他付出代价,所以他决定要冒这个险,而不是再等上一两年等到他的局全部完成。只是,纵然这样,他依旧有把握他有那个争夺天下的能力,只是多了些变数罢了,十年隐忍,他所拥有的势力将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包括云轻诺。 以自身入局为子,绝对的疯子,君天玄轻叹了一下,自知再劝无果,“那我要做什么?”他问。 “什么都不用做,看着就好,恩,或许可以帮我找个替身呆在帝都。” 君天漠这话一出口,一切便都成了定局。 君天玄所有的言语也都只化为了一个“好”字,既然无法阻止他的疯狂,那么就只有陪他发疯。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舍命陪君子,不过,似乎,他们谁也不是君子… 凉越国东宫 君天穹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实木桌面,眼睛盯着黑白交错的棋盘显然在思考,而正对面坐着的人却是绝对的悠闲以及没有庄重的仪态,或者说没有正常的仪态坐姿,显然这么没品的人就是君夏。 君夏看了一眼专注于棋局的君天穹,然后将目光转向了凉亭之外的风景之中,未言一词,那模样有几分超脱,有几分玩世,有几分不羁…唯独没有淡定。 “僵局…”许久,君天穹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目光已从棋局上移开。 君夏看了他一眼,衣袖一扫,黑白的棋子肆意的洒落了一地,“这样就行了。”声音说不出是什么语调,不似嚣张与狂妄,而更似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很奇怪的感觉,似是而非意有所指,明显的一语双关。 那黑白的狼藉在片刻前还是天下的局势… 君天穹望了一眼满地的狼藉,目光落在了满园的春色之上,“破局不是这么破的,夏,”他的目光转而看向君夏,轻笑道,“太野蛮了…” 他,真的不喜欢这种方式,虽然看起来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但是其后的一系列问题很麻烦,也很不好解决,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一开始就认真的动动脑子,多想些法子多设些计划摆个好局,反倒省事。 不过,这僵局…要破,还真有点麻烦,重点是,谁去打破那个微妙的平衡。想到这,君天穹冲着君夏直笑。 君天穹那清雅温文的笑容看得君夏直起鸡皮疙瘩,打了个冷战,直觉来说不会是什么好事,“你想做什么,直说。”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大方点自己问。 “夏,你说这局该怎么破?”君天穹笑道。 君夏有上去一掌拍掉君天穹脸上那该死的寒人的笑容的冲动,这局是棋局的局更是天下的局,哪那么容易破的?他以为是吃饭呐,问那么轻巧… “破局很容易的事吗?”君夏撇嘴,一脸看弱智的摸样看他。 内伤,绝对的内伤,你说有这样鄙视主子的谋士的吗,君天穹嘴角抽搐,要是出谋划策不用他,要他这个谋士有什么用,真当摆设啊… “别卖关子。”虽然有时君夏很无赖也会很不靠谱,但是君天穹知道这个看似懒散狂妄的男人能耐不是一般的高,他相信他有他的办法,虽然一般情况下那些办法都不会太正常… 君夏也不看他,只是望着亭外平静无波的湖面,“既然决定了坐山观虎斗了,他还操那份闲心干吗,”邪笑了一下,“坐着看戏不是很好吗?” “也是。”君天穹轻笑,清雅温文的笑容看似无害实则危险。 当收到边境的消息时,君夏动笔在画上提了词后,那相视的一笑,他们便决定了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或者说,隔岸观火,坐收渔利。其实,这如今天下微妙的平衡之局,无论是谁去打破,也都不会是君天穹,他有心要整个天下,所以不会傻到自己去做那个第一人,去吸引所有人的视线,换句话说,去打破平衡的人不是太蠢就是有恃无恐,强得不在乎诸方势力,但他不相信有这样的人在。如果有,就没必要和他们玩这种游戏,猫戏老鼠,也要有那个能耐才行。不过,他还是好奇谁会去做那个出头鸟。 “渔利要收,”君天穹说,“但我更好奇这局谁破?” “反正不是你。”君夏淡冷的开口。 君天穹负手而立,“真能破局的人,必不会简单。一旦平衡破了,被推在台前的人未必需要重视,但是幕后的人就是关键了。” “你想做幕后的人?”君夏没有意外。 “难道我没这个资格?”狂傲的霸气透体而出,这刻他是俯视众生的王者,更是凛然傲世的神魔。 君夏认真的注视着他,良久,“穹,很多事你都不了解,”慵懒狂妄的他这一刻显得那么平静深邃,“你可能可以推动平衡的打破,但你决计不会是幕后真正的策划者。”那个人,很强。 君天穹心神一震,随即恢复,他依旧是那个文雅无害的少年,没有凌厉没有锋芒,他浅笑着开口,“是我自大了,夏。”君夏是个很好的辅佐者,因为他随时会给予他鞭策,指出他的不足,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怕他,他们之间更像朋友而非上下属的关系。 君夏将君天穹的变化看在眼里,能够站在他的身旁施展才华是他的幸运,这个年纪虽小但野心很大的少年,是智慧而谦逊的,他听得进旁人不同的意见甚至是指责,他的虚心和判断力让君夏也不得不刮目相看。 “穹,不是你能力不够,而是,平衡的打破需要诸方的推动,台前的可能只是一个人一方势力,但在背后推动的却绝不仅会是一个…”君夏说得是事实,“只想要天下的就会想要打破平衡。” 君天穹笑问:“那这戏,我们还看不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