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王妃是老大

更新时间:2021-07-22 05:08:20

穿越之王妃是老大 已完结

穿越之王妃是老大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松子 分类:穿越 主角:文浩阎罗王 人气:

《穿越之王妃是老大》是小松子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穿越之王妃是老大》精彩章节节选:黑夜的降临是为了掩盖白的的喧闹,匆忙的人群,穿梭不息的车辆也许这是城市的特色。在高处俯瞰城市的街景是一片绚丽缤纷的灯光。在高耸入云的楼顶一抹白色的人影闪现。“啊……”一声高喊诉说着内心的悲伤与痛苦。经过失恋与失业的双重打击之下,想来看破一切的幕蝶雨终是败下阵来,在酒吧一阵猛灌之后醉醺醺的来到自己公寓的楼顶“观赏”城市的夜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后的阳光在茂密的树林里照射到地上的人,刺眼的阳光貌似把熟睡的人惊醒。

疼,无比的疼痛感从身上传来,就像被卡车从身上活生生的碾过一样,一丝丝光亮照进眼睛里,无力的伸手抚了抚疼痛的头,“额……早知道不喝那么多酒了。”挣扎着坐起身,眼睛还未睁开,“文浩,给我倒杯水。”见许久没有回应,才想起来那已经是过去,睁开眼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时间嘎言而止“咚……咚……咚”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低头看向自己这肮脏又湿漉漉的衣服,伸手抚摸杂草的头发“天啊……”一声嚎叫惊起了树林的鸟儿。

“这是什么鬼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幕蝶雨挣扎着站起身,四处寻望希望找到一丝丝答案,可是在这茂密地树林里做的事无用功。

再次醒来的幕蝶雨早已忘记去过阎罗殿的事情,昏头昏脑的摸索着走出森林的道路。

冷风吹来,幕蝶雨不住的打冷战,“难道我喝醉了跑到荒郊野外来了,不对啊,我记得城市附近没有这么一大片树林啊!”蝶雨环抱住自己给自己一丝丝温暖,“会不会有狼!”

听到森林深处奇怪的声音不断传出,吓的幕蝶雨慌忙的跑开,辨不清方向的她到处乱窜,很久很久以后,将近天黑算是功不负有心人总算离开了那片古怪的森林。

拖着疲惫的身子,着了一个看似安全的地方,不管他或是脏或是乱,一头扎进稻草堆里呼呼大睡,也许是劳累过度,也许是惊吓过度,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安心的睡着了。

“好香,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一个貌似是人的东西从稻草堆里站起来,头发里还插着几根草叶,用手挠挠头上的杂草,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可以称之为头发了,这个人就是幕蝶雨。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不争气的和她提出了抗议,看到周围穿着打扮怪异的人们,“难道我跑到了一个影视棚来了,对,肯定是。”

急忙拦住一个年约四十的男子,“大哥,大哥,请问影视棚出口在哪里,麻烦告诉一下,我要回家!”

男子上下打量了下脏的不能再脏的人,“去去,臭要饭的,我看你是饿糊涂了吧,说什么疯话呢!”

“我……你……”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话“臭要饭的,你才臭要饭的,你们全家都是臭要饭的哼!”说完不理会身后惊得目瞪口呆的人,转身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不用他说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打扮,昨天因为累所以没顾上,这会一闲下来,还真觉得自己臭的要死。

“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不会那么悲催吧,虽然让我失恋加失业双失在一天内都赶上了,也不能悲催至此吧!又赶上穿越,老天不会这眷顾本姑奶奶吧!”说着摸索着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两块小碎银子,“我天,真的这么倒霉!”

幕蝶雨用试探性的方式,走到成衣店用那两块小碎银子,换了一身女装。找了一个僻静的河边确定不会有人,急忙把自己收拾干净。看着水中的倒影,和自己一样的脸却显得稚嫩许多,“不行,我还得再找个人确定一下。”

小伙子听完了幕蝶雨的话,用手在头上轻轻的挠了几下,刚刚还是明亮的双眸中,充满了无尽的疑惑和不解,“小姐,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

他不解,幕蝶雨也迷惑了,“这个地方的人怎么都这样的奇怪啊?怎么都听不懂话啊?”

正在幕蝶雨疑惑的时候,那个小伙子又说话了,“小姐,看你的样子不是本地的人吧,你是来这里走亲戚还是找朋友啊,在京城的地界上,我还是很熟悉的,只要你能说出,你要找的人,我一定能帮你找到了的。”

幕蝶雨彻底的晕了,这个什么跟什么啊,怎么都是完全不找边际的话,看这样子这个看着很机灵的小伙子,一定是哪家精神病院走失的病人。

“呃……”幕蝶雨仔细的回味着小伙子的话,突然的觉得那里不对,“帅哥,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什么年代?”幕蝶雨的心中突然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这里是北秦朝的京城啊,现在是北秦五年啊。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了。”小伙子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幕蝶雨。

这时幕蝶雨身后的人纷纷的跟了上来,有人好心的提醒着小伙子,“这个姑娘,好像是脑袋有问题,说话的话都是不着边际的,你在看她的衣服,都是什么呀,那个正经人家的女孩会穿成那个样子。”

幕蝶雨听到了小伙子的话,已经明白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穿越了,真的是穿越了!电视剧中的穿越,竟然真实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幕蝶雨甚至在怀疑这就是一场梦,她伸出芊芊玉指,在自己的脸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嘶……疼……”看来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真的穿越了。

幕蝶雨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了一句话,仿佛是冰冻了一般。

那个卖饰品的小伙子有些担心的叫了她几声,“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吗?”

幕蝶雨如同没有听到一般,目光呆滞的向前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心中不停的念叨着,“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三天后北秦,京城,繁华的街市的阴暗的角落。

幕蝶雨蜷缩着倚着墙壁坐在地上,样子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她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早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了。

不是幕蝶雨不想吃,可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幕蝶雨口袋里的纸币根本就如同是一堆废纸一般。幕蝶雨心中暗暗的叫苦,人家穿越了,不是弄个格格公主的,最次的也是个富家的千金啊,怎么也是衣食无忧的啊,可是悲催的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竟然还穿越的如此的凄惨,难不成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饿死在这吗?

不,绝不,一定要在这个地方找到一个靠山啊,哪怕是给什么大户人家当个小丫鬟也是好的,至少不用露宿街头,忍饥挨饿的。

幕蝶雨转动着眼珠不停的在琢磨着,想着找个什么样的人当做自己的在这个时代的靠山呢?

此时,街道上走来了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

幕蝶雨见到了他,眼前一亮,就是他了。

她可以的整理一下自己的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衣着,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大摇大摆站在街道的中间,拦住了男人的去路。

“小姐,你让一下,我有事要过去一下。”男人很有礼貌的说道。

幕蝶雨好似是没有听到一样,手托着下巴,歪着头不停的上下的打量着男人,还不时得摇摇头,叹着气,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最后她竟然还围着男人,前后的转了几圈,深深的叹了口气,冲着男人摇摇头,又摆了摆手,无奈的说到,“哎,走吧,可怜的人。”

幕蝶雨刚刚的举动,已经让男人很是不解了,又听到她无奈,似有所指的话,男人更加的迷糊了,他反倒是不着急走了,停住了脚步,“小姐,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是可怜的人了?”

幕蝶雨心中暗笑,“小子,你上当了。”但是她的脸上没有显现出一丝的笑容,表情继续的凝重了,张开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在思量以后,有慢慢的闭上了嘴,依旧是摇摇头,“没事,你走吧,有些话就是我说了你也是不会相信的。”

“小姐……”男人已经被幕蝶雨玩弄的晕头转向了,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奇怪的女人好像是知道些什么,还应该是很不好的事情。幕蝶雨越是不说,男人的好奇心就越强,他焦急的看着幕蝶雨,“小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只要你说出来,这个就是你的了。”说话间男人从怀中拿出了两个沉甸甸的金元宝,递到了幕蝶雨的眼前。

明晃晃的金子直刺幕蝶雨的眼睛,“哈哈。”幕蝶雨的心中已经乐开了花了,可是她还是故作犹豫,许久才慢慢的开口了,“年轻人,刚才就在你刚刚走过来的时候,我就是看见你了,就明显的感觉到,你现在有大难临头,弄不好是要有血光之灾的啊。”

听到了幕蝶雨的话,男人的眼神中明显的一惊。这样细小的变化也没有逃过幕蝶雨的眼睛,她明白自己蒙对了。

她故意的清清嗓子,“我还看出你的这次大难应该是与一个女人有关。”幕蝶雨运用了她在现代学到了忽悠之术,开始猛烈的忽悠了。

男人此时惊讶的神情已经不能抑制了,似乎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小姐,你说的对,你既然能算出我的劫难,是不是已经有了帮我破解的方法了呢?”

幕蝶雨暗喜,她又仔细的打量着男人,慢慢的说到,“那是自然了,本小姐有个绰号叫赛仙姑,你先跟本仙姑说说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我自然会帮你想出解决的办法的。”

此时的男人已经对幕蝶雨完全的信服了,他拉着幕蝶雨站在路边,简单的讲述了自己的事情,最后他用着祈求的目光看着幕蝶雨,“仙姑,这件事你若是帮我解决好了,我一定会有重金答谢。”

“哎,不就是将军的妹妹逼婚吗,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吗?”幕蝶雨大声的嚷嚷着,用着不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男人。

“仙姑,有些事情不是简单的能说清楚的,有机会我会跟你慢慢的说明白的,只是请你现在就帮我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我的父母已经被请去将军府商议我们的婚事了,要是再晚就来不及了。”男人焦急的祈求着。

幕蝶雨转动眼珠,记上心来,她冲着男人微微的一笑,“这个最简单不过了,你就去跟将军的妹妹说,你已经跟别的女人私定终身了,那个将军的妹妹应该不会大度到可以跟别的女人共事一夫吧。”

“哈哈,好主意,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只是我现在去哪里找个女人啊?”男人先是惊喜,又陷入了矛盾中。

“咳咳……咳咳……”幕蝶雨用力的故意的咳嗽了几声,引得了男人的注意。

男人惊喜,“仙姑,你可否委屈一下,就当是帮人帮到底吧。”

“这……”幕蝶雨故作为难,“好吧,我答应你,只是你要记住了,我只是在帮你,你可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幕蝶雨用手指着男人的鼻尖不放心的嘱咐道。

“呵呵,放心吧,我不会的,除非你……”男人的话没有说完,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呸,臭男人!”幕蝶雨在心中暗骂,若不是我时不走运的穿越到了这里,你个癞蛤蟆还想占到我的便宜,可是现在这样的情景下,被站便宜总比在这街头饿死的好。幕蝶雨在心中不是的告诫着自己,忍了。

“男人,你叫什么啊?我总是不能见了你的家人,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幕蝶雨甜美的笑着问道。

“我叫枫墨南,你呢,仙姑?”枫墨南反问道。

“我叫幕蝶雨。”幕蝶雨也爽快的回答。

枫墨南在带着幕蝶雨回家之前,先带着她去澡堂洗了个干净,又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华丽的古时候的衣着。

“呀,美女呀!”枫墨南不由得惊叹道。

幕蝶雨没有接话,只是用眼睛狠狠的白了他一下,“枫墨南,走吧,你不是很着急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