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血染浮生之剑灵

更新时间:2021-07-17 04:26:42

血染浮生之剑灵 已完结

血染浮生之剑灵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君怡 分类:穿越 主角:沈碧霞宝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君怡原创的穿越小说《血染浮生之剑灵》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沈碧霞宝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武林传言:凤鸣,酷喜杀戮,饮人鲜血,收集天地之灵气。凡得此剑者,皆无生还,千年诅咒,世人无解,即为灵剑,亦为魔剑,亦正亦邪,由人心定。然,就是这么一把嗜血的魔剑,却引得江湖人世为之疯狂。 穿越,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沈碧霞身上。由于一场感冒,她来到了这个异世界,当得知是古代的世界,她本懒人一枚,便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里,做起了她的米虫,只是怎么来的,却是一笔糊涂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这青韵山庄的青灵子一出马,就将魔教的船打退,他先把秦风放回舱内,又把他怀里的孩子也抱到船里,白玉春拉着白剑辰和秦双双也回到了船内!

秦双双冷眼打量着白剑辰,大约有十二三岁的样子,长得异常俊美,皮肤白皙,唇红齿白,浓黑的剑眉下长着一双冷酷无情如鹰般凌厉的双眼,身穿一身雪白的绸缎长褂,腰间别着一看就是上等翡翠雕刻出来的一块顶级玉佩,没有一丝表情的挨在白玉春身边,也不看秦双双和另一个男孩一眼,只低头想着自己那复杂的身世。

那清灵子抱着的孩子,却是和比她和白剑辰都大的两岁,只是陡自昏迷着,眉头紧皱着一个川字,似乎有什么放不开的心思,在睡梦中也不得安宁。待大家坐好,白玉春道:“前辈武功高强,小人生平从未见过,不敢请教前辈名字?”

清灵子摸着雪白的胡须,用十足的笑声微笑道:“小老也不是什么高人,我叫清灵子。”

白玉春听他报的家门,“啊”的一声,翻身坐起,大声道:“前辈原来就是江湖第一山庄,青韵山庄的老庄主,清灵子老前辈?难怪神功盖世。白玉春今日有幸,得遇前辈,实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清灵子哈哈笑道:“不过拜各位江湖侠士不嫌弃,给了小老这么一个称号,还不是一个寻常老头,又哪里可稀罕了。白英雄快请卧倒,不可裂了箭疮!”他见白玉春慷慨豪爽,对他甚是喜爱,但想到他是魔教中人,不愿深谈,便淡淡的道:“你受伤不轻,别多说话!”

清灵子平生生性豁达,与正邪两途,原无多大偏见。当日他徒弟张家辉娶魔教之女白若灵,他便对这个心爱的小徒弟道:“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中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倘若一心向善,那便是正人君子!了”

又说快活谷谷主白子腾虽然性子偏激,行事怪癖,却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很可交交这个朋友!可是自从张家辉被魔教之人因凤鸣剑和白若灵双双殉情,他心伤爱徒之死,对快活谷不由得极是痛恨。心想二弟子俞正因凤鸣落得终身残废,三弟子家辉甚至丢了性命,皆由此时而起,虽然勉强压下了向白子腾问罪复仇之念,但不论他胸襟如何博大,于这邪魔二字,却是恨恶殊深!

他心里只记恨魔教,却忽略了凤鸣本来就是一把凶剑,得此剑者必丧性命。那俞正只是让旁人护送此剑,并没有亲自去拿,却落得了个残疾而不是丢了性命,他就该在心里大念菩萨保佑了!

那白子腾正是魔教教主白逍遥的大弟子,数年前在江南起事,自立为帝,尚未坐稳。便被各路英豪推翻,白子腾被擒斩首。快活谷虽然和魔教非一派,但怎样也算是魔教的支派,相互间渊源甚深,白子腾起事之时,白逍遥曾在江南为之声援。清灵子今日相救白玉春,只是激于一时侠义之心,兼之事先未明身份,实在是大为本意!

清灵子又雇了名船公,二更十分才到太平店。清灵子吩咐那船离镇远远的停泊,艄公到镇上买了食物,秦双双帮忙煮了饭菜,把鸡,肉,鱼,蔬菜,放在舱中小茶几上!

清灵子要白玉春和两小孩先吃,自己却给他怀里的孩子喂食。白玉春问起缘由,清灵子说他中了较为厉害的蛇毒,是以点了他穴道,暂保性命!这男孩是张家辉和白若灵唯一的爱子,名唤张麒麟,他思念过世的爹娘,心中难过,尽是食不下咽。清灵子在喂时,他摇摇头,不肯在吃!

秦双双这一天却是连惊待吓没吃过一口东西,早已饿的饥肠辘辘,这时看见一桌子的鸡鸭鱼肉,早想吃了,但她见白玉春见清灵子不吃也不肯动筷子,白剑辰更是眼巴巴的看着饭菜呆坐着,这时又见张麒麟不肯吃饭,不由得一肚子火气都冒上来了,但是她只能忍着,面无表情的从清灵子手里拿过碗筷轻声道:“前辈,你先吃饭吧,我来喂这位小相公。”

张麒麟道:“我饱了,不想吃了!”秦双双心里想:“你是饱了,我可是饿了一天的肚子呢!”于是她压下自己的怒火,伏在张麒麟耳边轻轻的道:“小哥哥,你若不吃,老前辈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你不是害他饿肚子?你这不是不孝吗?”

张麒麟听得一身冷汗,暗想自己比这女孩子大了几岁,居然不如这女孩懂事,于是当秦双双将饭送到嘴边时,他张口便吃了。秦双双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浇上肉汁,张麒麟吃的十分香甜,吃了两大碗饭!

清灵子何等耳力,秦双双便是在压低声音,也能传入他的耳里!看着张麒麟一口一口吃的香甜,他心中稍作安慰,边吃边想:“麒麟这孩子命苦,自幼死了父母,如今小小年纪又深重剧毒,原该有个细心的女孩服侍他才是!”他这是及自私的想法,却不想秦双双虽不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但自幼也是在爹娘怀里宠着长大的,如何肯去伺候人家,所以清灵子只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受苦,却未想到秦双双若是真当了你家丫鬟,那也才是真真的受苦。

秦双双给张麒麟吃完饭,又喂了一杯清水,自己才坐到饭桌旁吃了一碗米饭,就着鱼肉吃了一些,便吃饱了,回身照顾秦风不在话下!

白玉春却不动鱼肉,只是将那碗青菜吃了个精光,虽在重伤之下,仍然吃了四大碗白米饭。他连着几天被人追杀,吃不好,睡不好,这是吃到香甜可口的热乎饭菜,自然是狠狠的吃了个饱。

清灵子不忌荤腥,见他食量甚豪,独独不吃鱼肉,便劝他多吃肉类。白玉春道:“老前辈,小人拜菩萨的,不吃荤。”清灵子道:“啊,小老倒忘了。”

清灵子这时才想起,魔教中人规矩极严,戒食荤腥,自前朝以来,既是如此!曾经前朝末年,魔教大司命寒冷轩在浙东起事,当年官兵称之为“食菜事魔教”,食菜和奉事魔王,是魔教的两大规矩,传之以达数百年、官府对魔教诛杀极严,武林中也对之甚为歧视,因此魔教教徒行事甚为隐秘,虽然吃素,却对外人假称奉佛拜菩萨!

他俩在这聊天,三个小的却是挨在一起睡得甚是香甜!

白玉春道:“老前辈,你于我有救命之恩,我也不怕您笑话,老实说,我个人早将生死袍在脑后,可是这主公唯一的血脉,不能毁在我的手里啊,如今我已体力不支,在也没力气保护小主公了,我希望孩子有个好的前程,不要和我过担惊受怕的日子,希望您能把他领回清韵山庄好好调教,若能保的他一世英名,也不枉我保全他了!”

清灵子本就是个豁达之人,他听了白玉春的想法,微一沉思,觉得和这孩子若和他回了山庄,不管当哪个弟子的徒弟,总比入魔教要强,也省的魔教势力再次强大,祸害人间了。于是摸着胡子含笑答应了!

白玉春看清灵子答应了,不由得大喜过望,跪在清灵子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清灵子感觉将他扶起,转回身去照顾熟睡中的张麒麟。白玉春看见清灵子看张麒麟露出难过的表情时,他低头略一思索,便抬头道:“前辈,实不相瞒,您即救我一命,小人自然要报答。据小人看,这个孩子还是有救的!”

清灵子正自懊恼他中了奇毒无药可医,这时忽然闻得白玉春这样说,当下大喜,颤声问道:“白英雄,你可知有什么办法能救我这麒麟孩儿的?”他本厌恶魔教,不喜与之交谈,这时忽听白玉春这么说,情急之下竟然称呼魔教中人为英雄,也可得知张麒麟这孩儿在清灵子心中是多么重要了。

白玉春被清灵子这么一叫,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他们魔教中人总是被妖人长妖人短的称呼,别说称为英雄,便是连名字都没多少人过问。这时却得江湖第一高手前辈如此称呼,他心情一阵激荡,连忙道:“老前辈,您不用英雄长豪杰短拉,这可真是折煞小人了,您若不嫌弃,干脆叫小人玉春得了!”清灵子也有点尴尬自己一时失控,竟叫魔教之人为英雄,若是传了出去,不成了江湖各帮派的公敌,何况此时凤鸣剑在自己山庄,如此一来,更要被江湖正道之人抓着把柄,这会子听得白玉春如此上道,便点头同意了。

白玉春道:“小人内伤不轻,正要去求一位神医疗伤,何不便和这位小爷同去?”清灵子摇头叹道:“他寒毒散入脏腑,非寻常药物可治,只能慢慢化解。”白玉春道:“可是,那位神医却当真有起死回生的能耐!”

清灵子一怔之下,猛的想起一个人,问道:“你说的莫非是素有‘华佗转世之称的小华佗无敌阎王穆神医’?”

白玉春道:“一点不错,我说的正是这位无敌阎王慕天华,原来前辈也知道我师叔的名头!”

这一下刚高兴三分的清灵子心下好生踌躇:“素闻这小华佗无敌阎王慕天华虽然医道高明,却是魔教中人,脾气怪癖无比,只要魔教中人患病,他尽心竭力的医治,分文不收,教外之人求他,既使黄金万两摆在眼前,也不屑一顾,因此还有个外号叫‘心狠手辣’。”

白玉春见他皱眉沉思,明白他的心意,说道:“老前辈,我师叔虽然从来不给教外之人治病,但老前辈相救小人,大恩深重,我慕师叔非破例不可。他倘若当真不肯动手,小人觉不和他干休。”

清灵子道:“你说的这位慕神医素来妙手回春,我是听过的,可是我这孩儿身上的寒毒,实非寻常,却是被一西域之人用各色毒药喂养的一条巨蟒所伤,旁人只一种毒便不治身亡了,何况我这孩儿却是十几种毒药混合而成的奇毒,若不是我内里身后保住他暂时性命,只怕这时早已一命呜呼了,这么猛烈的剧毒,你那师叔能治得了?”

白玉春皱眉道:“这位小哥反正活不成了,最多治不死,左右是个死,又有什么可担心的?”他性子豪爽,想到什么,便说了出来!

清灵子却听得一生冷汗,暗想麒麟孩儿性命本不久远,若能治好更是好的,我何苦耽误孩子的病因!

白玉春道:“这样吧,老前辈不方便见我慕师叔我是知道的,若是老前辈信的过小人,小人便送小哥去师叔那里,请他慢慢治,小人伤好了便到青韵山庄来,做个抵押,小哥若有什么闪失,小人愿意一命顶一命,老前辈便是一把把我打死便是了,小人也不敢再有一丝怨言的!”

听了白玉春说的有趣,清灵子不由得哑然失笑,心想我这麒麟孩儿若有差池,我就是打死你又有何用,你若不上我青韵山庄来,我却又到何处找你?于是当机立断道:“既如此甚好,明日一早,我麒麟孩儿就由你带去忘忧山庄吧!可是你也要知道,老朽是不会领贵教的情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麒麟孩儿因为他娘亲的事情在入魔教了!”

白玉春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张公子到我教治病,小人们只会将他当主人般对待,并不会为难小公子,我们和老前辈一样,都是心疼小公子的,自然都是一切遵照老前辈吩咐。”两人又商量了一会,方渐渐睡去!

次日一早,张麒麟随着白玉春准备前往忘忧山庄,这慕天华也当真是个人物,他身在魔教,却想要忘却江湖烦恼之事,所以将自己的山庄起名为忘忧山庄,希望能抛开红尘烦恼,得一个潇洒之深。

秦双双看着即将离去的白玉春和张麒麟,忽道:“小相公,这几两碎两银子是昨天白叔叔暗中给我买菜的,我没有全用了,剩下几两给你,你留在路上以防万一,爹爹说出门在外不能没有钱的,你好好收起来,别让人偷了。”又拿出一块手帕道:“这个给你拿着擦汗用!”

张麒麟哽咽的答应了,一一收好。虽然只相处了两天,张麒麟却在秦双双的照顾下,渐渐开朗起来,此时陡然分开,心里自是难受,也不知这一分,还能不能在见到双双。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白玉春高声道:“小小女孩颇有侠义之心,正是我辈中人,老前辈,小人这便告辞了。”

清灵子一直寸步不离张麒麟,这时忽然分离,自然心里也很难过,可是为了救这孩儿之命,必须狠下心来。虽然他心中微酸,却也硬着心肠和麒麟白玉春挥手告别!转身对秦双双道:“小姑娘,你良心甚好,但盼你日后仍然保留这份纯真,千万别误入歧途!”

秦双双翻翻白眼,心想这老儿很爱多管闲事,我都是多活了一辈子的人了,还用得着你教导本小姐。可是她到底不敢得罪这老头,只得随口答应了。白玉春看着清灵子雇了马车,把秦风放进车里,白剑辰和秦双双前后爬进马车里,撩开马上的窗帘,不断和麒麟扬手,直到走到一排柳树背后,这才看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